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适老研究 >
适老化设计案例:丹麦未来护理之家养老院简介
时间:2019-03-26 17:12 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作者:帮老适 点击:

中国医疗事业大发展后,在长期照护机构中老人的人权与尊严是否有相对随之提升?中国高龄化社会下,未来的长期照顾服务法能提供老人何种思维的长照服务?「丹麦未来护理之家」的规划理念与创新服务,值得我们借镜。
 

当中国民众听到护理之家(Nursing home),脑海中先呈现的是一排排病,躺着插管的病人,接着鼻子好像闻到尿骚味或消毒药水味道,眼前可能会出现许多穿制服的照顾服务员,由一位护理师或护理长指挥,这些都已是刻板印象。
 

但如果用这概念去看「丹麦未来护理之家」,第一个反应这哪是护理之家,为什么插三管(鼻胃管、尿管或气切等管路)的病患那么少,却看到一群健康的老人及部分推着助行器走的老人在那自由活动及进出的环境中。
 

一楼像是会所的活动中心,有数位学习中心、交谊厅、餐厅等设施,几个不同群体的长者在那聊天、讨论、弹钢琴与唱歌,完全没有门禁,更看不到穿制服的护理师。
 

以中国的传统思维一定认为这是俱乐部、老人公寓,但这是这群丹麦老人人生旅程最后一个家 ─「丹麦未来护理之家」。
 

他们都有自己的房间,包含着客厅、卧房及浴室,将自己喜爱的家具、照片、画、摆设布置成一个家,在这每个房间都是通用设计(Universal Design),为适老化无障碍空间。
 

房间内的天花板上有轨道,需要时,可安装移位机,浴室内可让轮进出,马桶旁及淋浴都有扶手,连脸盆是可移动式,老人坐在马桶上或轮上,可让脸盆转移到所在的位置方便老人来使用。
 

当老人从健康的阶段住进这,可独立生活(Independent Living)到未来因老化、退化,生活上需要部分协助(Assisted Living),到完全需要协助生活的硬体设施,在每一个房间都已规划好。
 

这里是他们人生旅程最后一个家,无论身体功能老化,或认知功能退化(失智症),他们都不需要搬迁,更不像中国有的养生村或老人公寓,当老人因老化或退化(失智或失能),机构会强制请他搬离,从未从人去思考:如此的做为,对老人心理影响有多大?他们如何去适应新的环境与照护者?
 

为何丹麦做法不同,差别在丹麦是以人为本,充分尊重老人。
 

丹麦社会福利提供给老人福利不单是给付金钱,而是要创造老人的友善环境,让他们生活舒适、自主、有尊严。
 

老人照顾机构由以前的公营,逐渐走向公办民营,甚至民营机构,是以创新(Innovation)来提供服务,落实对人的尊重,设计出的空间及利用老人福祉科技(Gerontechnology)来服务与满足老人的需要。
 

包括:视讯、GPS卫星定位装置、宠物机器人、扫地机器人、可移动马桶、可移动脸盆、移位机等,甚至还有电脑面板可操控房间内灯光、温度、点餐、与服务人员沟通等。
 

是让科技人性化,来服务人,不是要老人去适应科技。
 

同时,生活环境结合科技后,使得环境具有支持性、辅疗性的空间,即使老年人因老化,还能经由环境支持,能独立自主生活。
 

在实证研究下,扫地机器人可节省50%的工作时间,移位机可让原本须两人的工作简化为一人独立完成,透过老人福祉科技确实可以让照护者与被照护者彼此获利,同时也可节省人力与财力,并维持相同甚至能提升照护的服务品质。
 

▍源自完善的社会福利制度
 

成立于前(2014)年1月,位于丹麦Aalborg市的「丹麦未来护理之家」(Nursing home of the future),要想了解「丹麦未来护理之家」为何如此设计,除先需认识丹麦的文化、社会福利制度、老人价值观,更需要认识「丹麦未来护理之家」的规划者─哥本哈根生活实验室(Copenhagen Living Lab),是如何的思维去规划。
 

丹麦有全世界最悠久且涵盖面最广的社会福利制度,惠及所有国民,国家提供人民生育、教育、老年、残障、疾病、死亡及失业等各种津贴,提供免于各种恐惧及匮乏之保障,创造出极高的生活品质。
 

然而庞大的社会福利支出,全来自税收,一般人民至少须支付其所得的一半(47.1%)作为税赋,影响许多人的工作意愿。强调全民安全、再分配、平等、稳定,社会安全网:收入安全、社会住宅、健康服务、普及性社会服务。
 

丹麦未来护理之家

(图片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丹麦总人口不到 600 万,在 65 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占 15.6%,丹麦在 2007 年,花了 2% 的国内生产总值与健康有关的长期护理,其中 1.8% 是公共资助的。丹麦政府花费在居家和机构长期护理的0.8%,就占国内生产总值 1.2%。
 

社会照护服务是地方政府责任,直接服务多数为公部门提供。分权化、去科层化(政府组织扁平化)、高度专业化及地方政府自觉,促使丹麦由「福利国家」(welfare state)转型为「福利市政」(welfare municipality),地方政府(市政)负责社会服务。
 

丹麦老人领有国民退休年金及住宅补助金,前者约有 2,500 到 3,000 丹麦克郎,后者约为4,000 丹麦克郎,丹麦与其他北欧国家近年来都强调在宅老化,如果老人需要住护理之家,可向地方政府负责长照机构的单位申请,经评估核准后,依据现有空房的护理之家,及申请书希望前往入住的护理之家来配对。
 

全丹麦的护理之家收费是政府统一的标准,入住的老人可由政府所发的住宅补助金来支付,三餐等生活费用则由国民退休年金来支付,不足之处可政府来补助。
 

「丹麦未来护理之家」是由 Aalborg 市政府委托哥本哈根生活实验室设计规划的,是一实验性质高的护理之家,所以要认识「丹麦未来护理之家」,必须先了解哥本哈根生活实验室。
 

它是丹麦一家提供创新服务的私人公司,以跨领域的专家团队,经由使用者为中心的思维模式,进行创新研究,并着重在老人福利创新研究,深入了解老人生理、社会及心理等需求,经由硬体空间规划、老人福祉科技的运用、软体的创新服务设计等,整合出能满足老人需求的服务产品。


丹麦未来护理之家

(图片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同理心与环境治疗概念
 

同理心(Empathy)是哥本哈根生活实验室进行使用者为中心的思维模式时一个重要核心价值(Core Value),如果不了解使用者的价值观、生理、社会及心理等需求,很难去找出能满足这需求的创新服务。
 

要能去认识使用者的想法与需求,则有赖于运用同理心去了解,同理心可透过交流(Exchanges)、预期(Expectations)、遭遇(Encounters)等三个面向去与使用者互动,「丹麦未来护理之家」就是运用此一思维模式来规划与设计创新服务。
 

有人认为,丹麦这种以使用者为中心的创新设计模式,是充分发挥「民主化设计」(Democratic Design)的精神,民主的基本精神是要追求、反应与落实民意,这民意正是使用者的意见,创新服务设计就在满足使用者需求。
 

所以为满足老人生活环境与心理需求,「丹麦未来护理之家」是座落在市区的河边,有令人舒适的风景,让住在这的老人有渡假的感觉,在建筑设计上用心利用活动主题空间,譬如:阳台、数位学习中心、图书馆、健身中心、复健中心、安宁疗护空间、餐厅及厨房等,诱导老人去使用,达到参与活动及活跃老化的目的。
 

为增进与社区互动,餐厅是对社区开放使用,让老人与社区民众有互动认识的机会,同时,在大门进出,有感测系统上创新应用,一方面尊重老人的自主性与尊严,另一方面,并运用 GPS 定位装置,对于失智症长者可协助安全维护,经由友善社区及环境的规划,让失智症长者的游走不会迷路或走失。
 

丹麦未来护理之家

(图片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在动线设计上,考虑到老人失能最大的成因─跌倒(Falling),防跌的设备,有夜间自动照明灯、有感应器的地毯、扶手、室内恆温设备、床铺的高度调整、自动控制升降马桶与可移动洗手台的设计等。
 

此外,浴室内的地板整合加热设备,能快速让使用完潮湿的地板干燥,以降低或避免跌倒意外发生,能维持老人独立自主,拥有尊严的生活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在环境卫生及感控方面,利用新颖的真空吸付式垃圾压缩(Waste suction system)及空气过滤设备,可避免垃圾异味、空气传染等问题,以科技维持好的环境卫生及感控,避免疾病传染。
 

在「丹麦未来护理之家」团队中,护理人员、职能及物理治疗师等每天早上一定会对每位老人的生活照护计划进行讨论。
 

将老人生理、身体功能与心理状况分成三种色纸的名单,绿色名单老人是可生活自理、黄色名单老人是需要部分协助,可能是刚出院,红色名单者是需要关注与协助生活,让服务人员能充分掌握老人不同的状况与需求,提供不同的生活、复健、护理等协助。
 

环境治疗(Environmental Therapy)是「丹麦未来护理之家」非常重要的设计理念,个人房间可布置成心中所认为属于「家」的感觉,参观长者的房间可发现两种类型的照片是布置最多的,一种是他们年轻时的照片,另一种是他们孙子女的照片,有归属感与安全感。
 

此外,在公共空间设计上,以丹麦文化中家的特色来布置,充满着各式各样的花与蜡烛,经由感官刺激,提升生活品质及生活能量。
 

对于进入临终疗护阶段的长者,设计一专属的区域有两层楼挑高的环境,四周有三面很好的视野可看外面,空间规划着十分温馨与宁静,即使是坐着轮椅也可到这环境来享受人生最后的舒适,达到环境辅疗的效果,让「离开」不再是那么悲伤。


丹麦未来护理之家

(图片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如果要问,中国是否能模仿「丹麦未来护理之家」?或问直接将「丹麦未来护理之家」搬到中国是否能被接受?
 

答案应该是现在是否定的,但肯努力改变,「未来」是有机会的。
 

原因就在文化与法规的不同,文化上,我们的长者习惯别人来服务,对于健康老化、预防老化、独立自主等与北欧国家的老人有着不同的认知,机构对人的尊重或以使用者为导向的创新服务,也无法与北欧国家相比。
 

中国往往是以服务者(管理者)为导向的思维来提供服务,所以住进机构的长者会随着长者身体状况,随时配合机构需求来搬迁,或强制迁离。
 

如果没有了解制度背后的文化与价值,制度与病症间的关系与意义,学习表面的制度,正如现在中国所发展照护失智症长者的团体家屋(Group Home),抄袭日本但未能学习团体家屋在设计的核心价值:在家的环境下,尊重失智症长者,生活在社区中,保有原有的能力,可独立自主与社区互动。
 

中国的住宅却是座落在社区中,因担心失智症长者游走迷路或其他精神行为症状(BPSD),门禁森严,长者无法自由与社区互动,仅是形成一小型失智症照护机构。
 

无论是丹麦的一般护理之家,或是「丹麦未来护理之家」,均是由政府给予老人的退休年金及住宅补助金来支付,对于额外服务才由老人自行负担,但丹麦个人所得税高。
 

民间企业是可经营长照机构,但中国目前限于公营或社团法人才能经营,民间企业仅能小型的护理之家,所以寄望未来的法规,能考虑开放民营大型长照机构,市场自由化后,才有机会看到国外各式各样的长照机构创新服务出现,政府能考虑提供老人长照年金。

  • 上一篇:求救!老人用成人纸尿布到底怎么选?两招教你怎么挑
  • 下一篇:适老智能床垫,解决高龄社会需求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