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适老研究 >
老龄社会下居住区规划建设的适老问题与对策
时间:2018-07-09 11:26 来源:微信公众号 作者:周燕珉工作室 点击:

 

本文原载于《建筑学报》2015年06期

作者周燕珉、林婧怡

 

摘 要:通过对当前居住区在实际建设中的适老问题的分析,从适老化需求层面,探讨了新建大型居住区在规划设计中所应采用的规划思路和对策,并对未来深度老龄社会下居住区规划发展趋势作出了展望。

 

关键词:老龄社会  居住区规划  适老化

 

1 背景
 

居住区规划建设的适老化已成为全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伴随着中国老龄化进程的加快,人口年龄结构由成年型向老年型转变,居住区的开发建设与规划设计必然要向更加适应老年人需求的方向发展。居住区是实现居家和社区养老的重要的物质空间载体,“适老”将成为一个普遍性的通用设计要素,体现在所有的居住区规划中。
 

长期以来,国内许多学者对老龄化背景下的居住区规划问题展开了各方面研究。这些研究探讨了居住区规划形态(周典,徐怡珊,2014;李小云,2012)、公共服务设施(特别是老年人设施)规划模式(李曌,2010;武田艳,何芳,2011;沈山,等,2014),社区外部空间环境设计要素(周燕珉,刘佳燕,2013)等多项内容,提出了许多针对老年人特征的规划策略与设计建议。
 

然而,居住区规划的适老问题不仅限于空间规划、设施布局这一狭义的“规划”领域,还会牵涉到政府的土地、养老政策导向,区域发展规划等更宏观的要素,而这些问题往往会对居住区的规划建设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

目前国内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涉足养老领域的越来越多,许多房地产开发商在新建居住区或拿地项目中,都希望能结合“养老”的概念作为卖点。

从近些年笔者接触到的实际项目来看,一些开发商已逐步认识到要从土地一级开发等更前期的阶段来统筹考虑居住区的适老建设需求,而不是简单地就具体项目谈项目。

 

本文将对当前居住区在实际开发建设中遇到的适老问题进行分析,并结合笔者近期开展的科研课题,从居住区的整体规划和建设层面,探讨新建大型居住区在规划设计中如何满足适老需求。

 

2 当前居住区规划建设中的适老问题
 

2.1 新建居住区地块尺度过大,不适宜老人出行活动
 

当前大城市的土地供给已经向城市远郊城市化发多的形式不佳本形成应的建设宜居积指标等。这与长期以来我国区和更加外围的边缘地区发展。受到土地总体规划及开发建设中多种因素的影响,郊区的地块划分尺度往往会比城市中心区要大,例如道路网间距会达到400-500m左右,居住用地地块面积会达到二三十公顷。在这种地块尺度上开发封闭式居住区已成为郊区或产业新城的建设中很常见的模式。
 

然而这类地块尺度较大的居住区从适老性角度来看却存在许多问题。例如:小区配套设施通常配建在社区外围沿街部分,由于小区规模较大,老人从家走出社区再到达周边设施的路线较长,超过了适宜的步行范围,不得不骑自行车或电动车前往。

这对于行动受限的老人来说构成了不便。地块规模较大同时还造成小区周边道路多为城市干道,道路尺度过宽,车流量相对繁忙,老年人在过马路时很难一次通过,更可能因匆忙和慌张而产生危险。

 

尽管郊区的大型居住区存在上述种种问题,但其销售状况并未因此而受到影响。这是由于部分购房者在购买时是出于投资的目的,短期内暂无居住的计划,因此也并未从实际的居住生活层面做深入地考虑。

虽然购房者中也不乏老年客户,但他们大多还处于健康活力阶段,主要是希望享受郊区安静的居住环境,暂时没觉得存在太多困难,即使有生活服务上的不方便之处也能克服。但今后随着社区中居住人群的老化,这些问题将会逐渐凸显,从而影响到住户的居住质量。

 

2.2 养老产品定位尚不清晰,规划建设存在盲目性
 

当前住宅市场已从高利润、高增长的“黄金时代”步入“白银时代”,房地产市场利润降低,竞争压力大。近年来国家在养老方面政策的支持力度加大,使得养老市场逐渐升温,许多地产项目都要加入“养老”概念。

特别是一些开发商在城市外围区域拿了较大规模的居住用地,考虑到地块距离城市核心区较远,对中青年刚需客户群的吸引力不足,但其环境资源较好,相对来说更适于老年客群,因此就希望在其中配套建设养老居住产品。

 

然而由于缺少相应的开发经验,对老年客户的需求把握不准,导致项目定位和规划建设都存在盲目性。例如:有的开发商对养老市场十分看好,会将很大规模的用地都用于开发养老居住产品,并定位于高端富裕的老年客群,但对于这种大规模“纯老”社区是否适合老人居住、高端客群的市场需求究竟有多少却缺少论证。

又如:有的开发商没有摆脱一般住宅项目的惯性思维,仍希望通过快速的开发建设和销售产品来回收成本,并没有对养老项目中更为核心的社区服务给予关注。由于对老年客群需求的认识比较模糊,导致难以确定产品类型和规划形式、配套设施所占比例等等,项目开发难度随之增大。

 

2.3 规范标准的制定思路不能适应老龄化发展需求
 

我国的居住区规划规范具有以技术指标形式来对居住区空间环境和设施配置进行标准化限定的特点。例如《城市居住区规划设计规范》(GB 50180-93(2002年版))中按照人口数量确定了“居住区-小区-组团”三级规模划分标准,然而已有学者指出(周典,2014),这一划分标准所形成的居住单元规模偏大,从而造成居住空间尺度较大,不能适应老龄社会的要求。
 

现有政策或规范中过于标准化的指标限定还会造成“一刀切”的问题。例如:国发〔2013〕35号文给出“新建小区要按照人均不低于0.1平方米的用地面积建设养老服务设施”的要求,然而不同建设项目的客户定位不同、区位条件不同,若都采用同一标准,显然难以适应各地区项目差异化的建设需求。

例如产业新城中的居住区,老年人口比例并不会很高,而且可能是以年轻老人为主,他们主要是来帮助子女带孩子,并不需要入住养老设施,若按统一的人均面积标准配建养老设施,则可能产生设施规模过大、资源闲置等问题。

总而言之,这种“一刀切”的指标制定思路将问题过于简化,回避了实际项目建设中的多种复杂影响因素,因此难以科学有效地指导居住区的适老规划建设。

 

2.4 公共服务设施的类型和配建模式未与老年人需求匹配
 

目前我国的居住区公共服务设施主要是在“成年型”社会的背景下,面向以中青年人为主的使用群体。当进入“老年型”社会后,公共服务设施的类型和配建模式就呈现出许多与老人需求不匹配的问题。
 

首先,现有的居住区公共服务设施类型并没有根据老龄化的发展需求做出补充或调整。例如根据调研数据得知,老年人所需要的社区服务中“老年饭或送饭”的需求是较高的(图1),然而提供这一服务所对应的配套设施(老年人助餐点)并未在居住区公共服务设施配置要求中作出规定,就导致在规划中会忽略这些设施的配建要求。

老年人所需要的社区服务中“老年饭桌或送饭”需求较高

图1 老年人所需要的社区服务中“老年饭桌或送饭”需求较高

(数据来源: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2010年中国城乡老年人口状况追踪调查”)

其次,公共服务设施配建模式也存在问题。目前的公共服务设施级配是与“居住区-小区-组团”三个层级对应的,各级设施分别按照“千人指标”来确定建设规模。但这种仅按照人均数值来粗略计算公共服务设施规模的方法并不严谨,因为没有考虑到人口的具体构成和动态变化会产生的影响。

例如以老年人为主的社区和以中青年人为主的社区在公共设施的功能类型、规模和配置级别上必然会有不同。一些与老年人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公共服务设施在老人组团中可能需要建的更多,并配建在距离老人更近的位置。

 

3 老龄社会下居住区的规划思路与对策
 

3.1 老龄社会下居住区的规划思路
 

随着老龄化程度的逐步加深,老年人将成为居住区空间环境和公共服务设施最重要的使用主体。老龄化社会下居住区的规划思路应把握以下原则:
 

一是要以老人的真实需求为出发点。目前许多项目在规划时因缺少可借鉴的实际经验,常常陷入单纯地落实规范指标的思路中,但通过上文的分析可以看出,标准规范本身尚不完善,实际建设后自然仍会出现很多问题。真正能够有效指导居住区适老规划的方法,应当是对老年人真实需求的充分调研和分析。

这包括要了解老年人的居住模式,老人日常出行活动的特征,对社区服务的要求等。须从这些需求入手,来重新审视居住区规模、居住产品类型及公共服务设施规划布局的合理性。

 

二是要考虑居住区长远发展中的动态变化要素。居住区是人们长期生活的场所,住宅及公共服务设施在建设时需要为未来十几年或几十年的变化发展留有余地。

目前我国早期建设的居住区已经暴露出很多不适老的问题。例如:社区养老服务设施缺乏,老年人活动场地不足,机动车停车占用道路影响老人安全出行等。由于这些居住区在早期规划时没有对这些变化做出充分的预判,导致现今需要做大量的改造工作,很多改造因居住区用地不足等现实条件所限也很难进行。

 

老龄化将成为社会发展“新常态”,须从长远视角来考虑居住区规划的适老性需求,充分预估人口结构、家庭结构的变化趋势。特别要认识到老龄化的程度也是在不断变化的,设施规划和空间环境仍需要根据不同的老龄化发展阶段而不断调整,以保证居住区长期可持续的发展。

 

3.2 居住区规划设计的适老性对策
 

基于上述规划思路,本文将从居住区的空间布局模式、用地规模、公共服务设施配置等方面,提出规划设计的适老性对策。这些对策一方面是根据笔者长期开展的老年人需求调研工作总结而来,另一方面也结合了近期与房地产开发商合作进行的相关科研及实践心得。
 

需要说明的是,下文的研究范围主要针对的是包含养老居住产品(如适老住宅、老年公寓)和普通居住产品在内的大型综合居住区。这是目前大城市郊区或新城建设居住区的常见类型,其中通常会配置较为完整的产品类型和公共服务设施体系,从规划层面对其展开探讨会更有意义和代表性。

 

3.2.1 采用圈层式的空间布局模式
 

所谓“空间布局模式”是指不同类型居住产品在规划用地上的空间布局特征。通过对实际项目的分析来看,开发商在建设大型新建居住区时往往会推出多种类型的居住产品,例如有专门针对老年客群的适老住宅和老年公寓,以及针对多代同堂家庭的多代居住宅或老少户住宅,也有面向所有客群的普通居住产品。那么对于不同类型的居住产品,应当如何从整体规划层面确定合理的空间布局呢?
 

我们建议采用以医疗资源为核心的圈层式空间布局模式。与中青年人群相比,老年人对医疗设施具有更高的依赖性,而且随着年龄的增加,老年客群对于医疗资源的利用需求会更加突显。因此医疗资源的位置对居住区规划中各类产品的空间布局有决定性影响。
 

在规划大型居住区时,应根据优质医疗资源的位置,来确定各类居住产品的空间分布距离。将养老居住产品(包括以老年人为主的居住组团)用地靠近医疗设施布置,根据产品客群对医疗资源的依赖程度,形成围绕医疗设施向外辐射展开的圈层式布局结构(图2)。

即:越是面向护理需求高的老年客群的居住产品,越应将其用地布置在相对靠近医疗设施的范围内,从而保证到达和使用医疗设施的近便性。

围绕医疗资源展开的圈层式用地布局示意
图2 围绕医疗资源展开的圈层式用地布局示意

(图片来源:作者自绘)

3.2.2 适当缩小用地规模和地块尺度
 

如前所述,目前新建居住区的地块尺度和道路间距偏大,不适于老人的活动出行。新建居住区在用地规划时,应根据老年人的出行能力和活动范围,适当缩小用地规模与地块尺度,增加支路网密度。
 

根据对我国老年人出行特征的数据分析(注:本研究数据由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所提供)可知,我国老年人的出行方式主要以步行和公交为主,500m以内出行距离比较适合老年人步行到达,出行距离大于1km时老年人就会选择乘坐公交,而500-1000m的出行距离对于老人步行而言较远,又不便于乘坐公交。

以目前居住区的地块尺度来计算,由于小区用地边长为400-500m,公共服务设施又大多分布于沿街位置或几个小区之间,老人从家到达设施的距离往往已超过步行的舒适范围。

 

综合考虑上述因素,我们建议居住区的地块尺度,特别是养老居住产品的组团尺度,应控制在边长200-300m,单个居住地块的规模宜控制在5-7公顷(图3)。考虑到今后老龄化的发展,即便是普通居住组团,老年人的比例也会逐渐增加,因此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各类住宅用地地块尺度都应适当缩小。

适老化的用地规模及地块尺度划分示意
图3 适老化的用地规模及地块尺度划分示意

(图片来源:作者自绘)

3.2.3 加强短距离近家范围的公共服务设施配置
 

考虑到老人的行动能力有限,应将与老年人日常生活密切的公共服务设施中优先置于组团级别的近家范围内。这些设施既包括老年人日托站、助餐点、老年人活动站等社区养老服务设施,也包括便利店、社区卫生站等一般性的公共服务设施。
 

通过将这些设施以更匀质的布局方式分散设于适宜的居住组团范围,可以保证老人到达的近便性。而在居住区和小区级别,则可不再配建或缩小相应设施的建设规模。

这种规划模式的特点在于削减了公共配套设施的配建层级,使与老年人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设施在近家范围内的空间分布密度加大,从而形成短距离、扁平化、网络化的布局,这样将更加符合老年人的使用需求和出行特征(图4)。

适老化的公共服务设施布局模式示意

图4 适老化的公共服务设施布局模式示意

(图片来源:作者自绘)

3.2.4 配建复合型社区养老服务设施
 

当社区公共服务设施的布局向短距离均质化发展后,其功能配置也将从单一型向复合型转变。原先配置在居住小区级的设施,当分散配建到组团级时,其对应的服务人数会减少,需求的面积也会随之减小。

从调研经验来看,社区老年人日托站、助餐点、活动站等设施的服务半径通常是500m左右,以保证老人能够步行到达,而规模多在100-300m²。从规划布局需求来看,这几类设施均要保证老人到达和使用的便利性,很容易呈现向最优选址集聚的趋势。因此在规划时,应将这些设施集中配建在一处,成为“社区服务核”(图5)。

“社区服务核”规划布局示意
图5 “社区服务核”规划布局示意

(图片来源:作者自绘)

从运营角度讲,功能复合型的“社区服务核”将不同设施功能汇集到一起,服务内容更加多样化,例如同时开展老年饭桌、日间照料、短期入住、医疗康复等不同类型服务,能够满足不同年龄段、不同身体条件老年人的多样化需求。而且由于老人都集中在“社区服务核”开展活动,可以提高人员服务效率和空间使用率,从而降低运营难度。

 

3.2.5 预留弹性用地,为未来老龄社会发展作准备
 

未来随着 “婴儿潮”一代的老龄化,老年人口会迅速增多,老年人设施将面临严重的不足;与此同时,“少子化”问题的出现将会使青少年设施出现空余。

因此,居住区规划中一方面应注意预留部分弹性用地,以便作为将来养老居住产品和老年人设施增建的发展用地。另一方面应注意考虑不同类型公共设施的可转化性,例如中小学等教育设施未来可能调整分配出部分用地供老年设施使用。这些问题须在居住区规划初期就给予考虑,才能使远期改造得以开展,避免重蹈覆辙。

 

4 对未来深度老龄社会下居住区发展的展望
 

未来随着社会老龄化程度的加深,老年人口比例将不断增加,预计到2050年,我国社会平均老龄化率将接近1/3,即每三人里就有一位老年人。同时,随着人口寿命的延长,高龄老人的比例也在不断上升,在长期的老龄化、高龄化的发展格局下,居住区将被赋予更多内涵。
 

居住区将嵌入更多混合功能。与中青年人不同,老年人几乎全天的生活都围绕“家”展开。作为家的外延的居住区,必须承担起能够提供老人每天生活、娱乐、社交甚至工作等多样化功能的任务。

过去人们的休闲活动主要是集聚在城市的大型公共设施(例如大型商业中心)附近,这些设施辐射范围较广,可能距离家较远。但因使用者多为中青年人,使用频率并非很频繁,且多采用机动车出行,因此并不存在使用不便的问题。

但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后,考虑到老年人的出行能力、出行方式和使用频率,这种大型公共设施的部分功能就需要嵌入到离家更近的范围内(例如居住小区、组团之中)。

因此从用地和规划布局来讲,居住区用地中将嵌入更多的商业、娱乐或混合功能用地,以保证老人在适宜的空间范围内开展更加丰富的活动。

 

居住区要适应互联网时代的发展需求。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快速发展,物联网、社区O2O等新概念层出不穷。传统的实体化、零散型的社区服务经营模式,已经开始向“线上线下”系统化、平台化的方向发展。这对于居住区公共服务的供应方式和设施形式都会带来很大的改变。社区公共服务设施将由单向的“老人到设施使用”,向更加强化“为老人提供上门服务”的双向化模式转变。

针对老年人的家政、生活照料、送餐、上门护理、上门看病等社区商业服务、养老服务将在老龄化和互联网的双重推动下更加繁荣。可以设想,未来社区中,公共服务设施的属性将变为“社区服务供应中枢”,成为解决老年人日常居住生活需求的综合信息平台。居住区中穿梭的将是提供上门送货、上门服务的各类车辆和人群。居住区的空间形态、道路交通组织、公共服务设施配置都将因此而产生改变。

 

5 总结
 

综上所述,本文从相对宏观的视角,对当前居住区在规划建设中遇到的适老问题进行分析,探讨了大型新建居住区在规划设计中所应采用的规划思路和对策,并进一步对未来深度老龄社会下居住区规划建设发展趋势作出了展望。

应当认识到,居住区规划不仅仅是简单的指标、空间、设施的配置和落实,更是对社会人口发展、新技术发展以及居住者需求的综合应对。作为规划和设计人员应当扎实地调研居住者的真实需求,并具有宏观和长远的视角,才能更好地统筹规划出符合老龄化发展需求的居住区。

 

致谢: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笔者2014-2015年开展的亲情社区规划设计标准体系研究课题,感谢北京住总集团京城公司对该课题的支持。

 

参考文献:
 

[1]周典,徐怡珊. 老龄化社会城市社区居住空间的规划与指标控制[J]. 建筑学报,2014,05:56-59.

[2]李小云. 面向原居安老的城市老年友好社区规划策略研究[D].华南理工大学,2012.

[3]李曌. 基于老龄化社会的城市社区公共服务设施研究[J]. 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13:74-75.

[4]武田艳,何芳. 城市社区公共服务设施规划标准设置准则探讨[J]. 城市规划,2011,09:13-18.

[5]沈山,胡庭浩,栾阿诗. 国内城市老年公共服务设施建设研究进展[J]. 现代城市研究,2014,09:26-33.

[6]周燕珉,刘佳燕. 居住区户外环境的适老化设计[J]. 建筑学报,2013,03:60-64.

 

作者简介:
 

周燕珉,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林婧怡,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博士研究生
 

 
  • 上一篇:适老化改造:老后那些麻烦,让智能家居帮你解决
  • 下一篇:适老社区开发的三个常见误区与七个规划控制要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