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适老研究 >
视觉中国专访适老化设计专家周燕珉教授
时间:2018-01-31 11:53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周燕珉 点击:

中国正在步入一个深度老龄化社会。预计到2013年底,中国老年人口总数将达2.02亿,老年化水平为14.80%,这远远超过了联合国10%的人口老龄化国家统计标准。预计到2025年,老年人口总数将超过3亿,2033年超过4亿,平均每年增加1000万老年人口,到2050年预计三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老年人。

老年人的生理和心理变化对其生活所带来的障碍正日益成为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

 

伴随着老龄化程度的加剧,中国养老产业蹒跚起步。围绕老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为老人设计更为丰富的适老产品、适老住宅空间等,成为解决老人生活不便最为直接的方式。什么是老人最为真实的需求?东西方养老有什么差异?如何为老人设计更为适合的作品?如何给老人一个无障碍的家?
 

带着这些问题,视觉中国记者采访了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为老爸老妈设计”公益大赛专家评委周燕珉老师。周燕珉教授致力于适老空间研究20余年,积累了丰富的设计经验和行业思考,以下为访谈记录。

周燕珉

视觉中国记者:最近一两年老年建筑的设计是一个非常热的话题,但我们注意到,几年前这个研究领域并不热的时候,您就致力于老年居住空间的研究,并把老年人建筑设计作为自己的一个主要研究方向,当时的初衷或机缘是什么?
 

周燕珉:事实上,我从20年前开始就在做这方面的研究了,当时我在日本学习和工作,日本是一个老龄化严重的国家,20年前的日本就已经开始做很多老年人相关的研究和设计,我在学习的过程中感到很有收获,所以95年回国后我就写了一本适老住宅方面的书,里面包含为老年人和残障人士做设计的思维方式和一些为弱势群体做设计的案例

但当时的中国正是劳动力鼎盛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个事情离我们太远,所以在建筑设计上都更重视怎么做得漂亮、豪华、气派。到如今,尤其是这几年,中国的老龄化问题越来越突显,大家才开始关注到这方面的需求,而且现在大家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也有条件追求更舒适的晚年生活。

 

视觉中国记者:所以刚刚开始的时候并不是特别顺利,但是您认定了这个方向是正确的,所以20年来一直坚持?
 

周燕珉:是的,这些年来,我感觉中国发展的速度很快,但同时不可避免出现粗糙的特征,这几年大家之所以开始关注老年人建筑和家居设计,一是社会发展阶段使然,另一点也是反映出我们的住宅设计开始反思并走向成熟。不仅在住宅领域,从社会学、心理学等领域我们也欣喜地看到了变化。
 

视觉中国记者:是的,为老年人做设计不仅是一样两样产品的事,周老师对老年人居住空间的研究,大到建筑空间,小到家中的厨房和卫生间,从整体的设计到家居的改造,您认为为老年人设计的居住空间要有哪些核心要素?
 

周燕珉:为老年人的设计不仅是产品层面、装修层面或者家居设计层面,更要包括社区规划,甚至整个社会公共设施的合理性改造,比如住宅空间设计的合理性,社区公共设施是否适合老年人活动等,都是我们应该关注到的。
 

给老年人做设计有一个核心要素是我要特别强调的——安全性。年轻人注重美观和舒适,但对于老年人来说,安全才是最关键的,生理条件的改变导致他们的承受能力降低,很多在我们看起来平常的问题对老人来说却变成了难题。比如门槛,我们很轻松就可以迈过去,就算不小心绊倒了也没有关系,但对老人来说就不同了,很容易发生危险。
 

所以我常常告诉我的学生,要学会感同身受,去体会你的用户的感觉,才能为他们做好设计。很多子女为老人装修,虽然出发点是非常好的,但常常不自觉地就按照自己的眼光去选择,这跟老人的需求就产生了分歧,最后反倒让老人觉得更不方便了,所以,一定要了解老人,根据老人的需求来做设计。
 

视觉中国记者:您的书《老人·家》中,讲到您为自己的父母的家进行设计,这次我们的比赛不仅有空间的设计,也有产品、交互和视觉的设计,从解决父母日常生活难题的角度出发,您有什么样的设计心得?
 

周燕珉:我在为我父母做装修设计的时候就想能够做出一套老年人住宅装修的范本,所以在设计之初我就做了一系列计划和归纳,然后按照计划来实施,比如装修中的四通一平——视线通、光线通、路线通、声音通、地面平,我相信这对每个家庭都是有实用意义的。
 

比如视线通,对于年轻人来说可能希望有私密的空间,所以不要一眼望穿,但对于老人来说,他们本身视觉就衰退了,而且腿脚也不再那么灵便,因此我在给父母装修的时候,就在客厅正对走道的墙上安装了一块镜子,老人坐在沙发上正好可以通过镜子的反射直接看到入户门口的情况,如果有人回来,可以不用起身回头,从镜子里就能互相看见,免除了可能心急扭伤或摔倒的情况,这就是使视线通达的方法。

另外,我在选择厨房门的时候,也注意将视线高度的门扇设为透明的玻璃材质,这也是为了视线通——厨房里油烟机一响,屋里的动静就听不到了,但透明的门可以让厨房里的老人看到外面的情况,便于老人之间互相照顾。

 

声音通我是这样考虑的,我父母二人分室居住,设计时我在老两口房门之间的墙面上做了一个小窗户,这样我父亲从房间出来上厕所时母亲能够听见,一旦有什么不正常的情况马上就能发现。
 

视觉中国记者:这确实是一个我们常会忽略的问题,老人如果晚上上厕所摔倒或者哮喘发作,如果隔着墙是比较难发现的,如果突发脑溢血就更危险了,这个窗口真是实用,那您父母现在生活一定方便多了,有没有向您回馈“用户体验”?
 

周燕珉:特别有意思,我母亲说每天晚上我父亲从这个窗口路过就给她倒好热水,她晚上吃药很方便,有时候他们还隔着窗口说会儿话,这就成了一个他们互相帮助的“爱的窗口”,能够通过设计的手段增进他们的感情,让我觉得特别幸福。
 

其实不管是设计透明的门也好,还是设计一个窗口也好,都是为了他们的安全和舒适着想,不是说这边开一个窗户就变美了,而是为了真正能够解决他们的问题,我们要用心去做设计,而不是用感觉。
 

视觉中国记者:中国已经开始步入深度老龄化的进程,而在适老设计方面却刚刚起步,与西方发达国家还有差距。您认为东西方的老人在养老方面存在多大的差异性?
 

周燕珉:差异是有的,许多发达国家的老龄化已经有上百年历史,积累了很多经验,他们的老年人口比例比较高,为老人建设的各种设施、住宅也都很多。但这些还不是最关键的差异,我去参观学习的时候觉得我们与欧美最大的差异在于管理服务方面,西方适老设计细节非常到位,空间设计更加高效和合理,同时也采用了许多先进的技术设备,整个运营管理团队能够紧密结合成一个科学的系统,这些是最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视觉中国记者:针对这些差异性的存在和您所做的思考,您认为该怎样弥补不足?我们可以做那些努力?
 

周燕珉:我觉得既然作为一个研究者,一个教师,我就有责任去做一些事情,我们不仅要培养设计师,教会设计师,更要教会老百姓——设计不是一个脱离群众的行业,更不是什么精英行业,而是关系到百姓生活的事。

现在我也会抽时间去做电视节目,希望能让每一个老百姓都对住宅和老人设计有所了解,至少我们可以通过大众媒体让大家学习到如何去选择一样适合自家老人的家具,只有大众的认识水平都提高了,整个社会的认识水平才真的提高了,到那时,为老人设计就不是什么难题,我希望也盼着大家都成为专家。

 

视觉中国记者:许多高校的学生,都很积极地参与到“为老爸老妈设计”的活动中来,但很多学生,包括指导老师,可能都没有太多的经验,对于这些参赛选手,结合您为老人设计的丰富经验,您对他们有什么样的建议?
 

周燕珉:还是那个标准——要用心,要感同身受,要知道这不是一个为博眼球的设计,这是关系到老年人这个群体切身安全与舒适的设计。
 

只要真的留心去观察就会发现很多细节是可以出创意的,比如为老人做储藏,这个很重要,因为老人有很多东西舍不得丢,你偏让他扔?不合适,那是他的念想,所以还要尊重他。你说这是不是切实的需求?可是年龄大了记忆力不好,东西常常放的乱七八糟,找不到不说还容易磕磕绊绊,如果放得高,上子拿东西摔伤了就更让家人揪心了。
 

所以我们为老人设计储藏空间时,最好是就近,便于查找,还得能看见——就是低、浅、可视。低和浅好理解,就是位置低,收纳空间浅,便于查找,可视就是可以设计一些明格,老人记性没那么好,好多东西柜子门一关就忘了里头搁了什么,最后东西都坏了。

如果将一些储藏空间设计成透明的,老人一看这是上回送的点心还在那里没吃完就可以拿出来吃。除了明格之外,还应增加台面来摆放眼镜、茶杯、指甲刀等零碎物品,老人看得见找得着,便于随用随拿。还有像茶几、餐等家具的重量要轻,这样一旦需要挪动,老人可以应付得来,不至于扭伤。

另外在门把手的选择上,不要选球形的,老人握力不足,很难旋转开,建议用杆式把手。诸如此类……

 

这些小细节上如果注意了就是很好的设计,如果你不懂老人的感受,很可能就做出适得其反的设计。这其中每一个细节看起来变化不大,但用心就在这一点一滴之间,一点小小的差别就能带来很多改变。
 

视觉中国记者:“为老爸老妈设计”大赛是深圳市花样年公益基金会首次通过艺术设计介入关注老年人的一次尝试,您觉得设计之于公益应该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设计在公益领域的价值如何体现?
 

周燕珉:这次提出的主题——“为老爸老妈设计”本身就具有公益的价值,设计师是一个小群体,但老爸老妈我们每个人都有,我认为提高设计师甚至于全民的意识是这次公益最大的亮点,很多年轻人不知道该怎么为爸妈设计,想孝敬老人又无从做起,如果能通过这一类活动得到启示,对整个社会的意义就不一样了。
 

中国到2050年每三个人里面就有一个老人,那是非常庞大的数量,现在帮助大家树立起这个意识很重要,而且帮老人设计我们自身也是能受益的——老人是一个相对弱一点的群体。我们能够关心他们关注他们,能将设计做得够贴心你自己也很享受,对不对?
 

其实社会向前进步的表现就应该是这样的,越来越精细,越来越人性化,而公益的追求就是希望动用社会的、组织的力量让大众都能得到更好得生活,这就是所谓的益于公众。所以设计之于公益是一种强有力的推动手段。我希望设计师们都能用好自己的潜能,让社会在你的努力下变得越来越好。
 

  • 上一篇:适老化设计:老年人对房间功能的需求
  • 下一篇:张家港市澳洋老年公寓医疗区适老化设计案例分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