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养老新闻 >
安乐死,最难放手的是你的家人
时间:2019-05-29 21:07 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作者:帮老适 点击:

2006年11月20日,德国一名男护士斯特凡.莱特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他被控2项谋杀罪、1项杀人罪、1项非法安乐死和1项阴谋屠杀罪,原因是他为28名病人注射毒剂致死。
 

这是德国自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一起连续杀人案。
 

莱特在德国南部一家医院的内科病房工作,被捕前几个月,该院护士发现药中的巴比妥类药物(Barbiturates,一种用来帮助全身放松及助眠的药)和镇静剂经常大量无故失踪;不久,院中老年病人接二连三不明原因死亡。
 

护士们开始怀疑:应该是有人给病人注射足以致命的混合药剂。最后,大家怀疑到莱特身上,医院立即报案。
 

莱特被捕后供称,自2005年3月份开始,一共给10名60岁以上的老年病人进行非法安乐死注射。
 

他否认这样做是出于恶意,因为动机是「可怜这些病人,不忍看到他们日渐衰弱,为了减轻病人痛苦。」
 

调查发现:莱特当班期间,共有81名病人死亡。受害者年龄在40至94岁之间,其中大部分超过75岁。但并非所有人都病危厌世……
 

安乐死
 

朋友是医生,他曾对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想当医生吗?我小时候常生病,去医院拿个药,吃一吃就好了。我觉得医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我想要对人重要、对人有意义,那时我下决心一定要当医生。医生就是要救人的!」
 

医生都熟悉的希波克拉底誓词:
 

「我愿意竭尽一己的能力和判断来治疗病患,并防止他们受到伤害与不公平的待遇……我将为病人利益着想。」
 

相信自己一直在救人的医生朋友问我:帮助病患不要一直陷入在日復一日无穷无尽的痛苦中,算不算「防止他们受到伤害」?终止对病患的无帮助治疗,以免徒增病患痛苦,包不包括在「为病人利益着想」的范围里?
 

2015年底,立法院三读通过《病人自主权利法》,2019年1月正式上路。
 

病人符合下列临条件之一,且有预立医疗决定者,医疗机构或医师得依其预立医疗决定「终止」、「撤除」或「不施行」维持生命治疗或人工营养及流体餵养之全部或一部:
 

1. 末期病人。

2. 处于不可逆转之昏迷状况。

3. 永久植物人状态。

4. 极重度失智。

5. 其他经中央主管机关公告之病人疾病状况或痛苦难以忍受、疾病无法治癒且依当时医疗水准无其他合适解决方法之情形。
 

如果是车祸、天灾或其他重大意外而脑死,或植物人状态,根本无法「预立医疗决定」,家属是否有权代为决行?
 

先不论家属,当事人预立医疗决定,就牵涉三个问题:
 

1. 是否是在不受任何胁迫(包括语言、肢体所有一切形式)下做的决定?

2. 即便不受任何胁迫,当事人神智状态是否清晰到可以完整理解「预立医疗决定」全部内容?

3. 即便不何胁迫且神智清楚,当事人是否被完整告知「不继续接受治疗」的后果?告知者是否包括家属与医师?
 

而代为决行的家属,是否完全出于不忍亲人受苦的人道考量?完全没有遗产、保险受益人等「催化」因素?
 

在《医生》(心灵工坊,2009)序言里,温碧谦医师回忆三十多年前在林口长庚医院实习时,吴德郎教授的一段话:「一位最好的医师,是知道什么时候不去治疗。」
 

不去治疗包括:
 

1. 不用治疗(疾病本身会自然痊癒或根本就不是病)

2. 不可治疗(治疗对病情没有帮助,只会带来更大的痛苦)

3. 无法治疗(疾病超过人能力所及的限度)
 

温碧谦医师进一步说明:要能告知病人不用治疗,医师必须对疾病有全盘的了解,而且医学知识必须非常渊博;要能告知病人无法治疗,医师必须知道医学的极限以及承认自己的极限,这非常不容易。
 

更不容易的,是家属。
 

我们都看过太多「不忍放弃」的家属,事实上,医师使用疗效极微的治疗,给病人所带来的痛苦可能比生病本身更是难受。
 

不让家属难受,又让病人好走,荷兰解决了这个问题。
 

2002年4月1日,荷兰安乐死法律正式生效。但规定合法的安乐死必须满足以下条件:
 

1. 患者必须自愿、考虑周详且持续地表达安乐死的请求。

2. 病患所受的痛苦必须是无法忍受、无法改善,且没有任何有效治疗。

3. 患者必须被告知本人的健康状况、预后及医疗可供的选择。

4. 安乐死必须在持续的医病关係中决定。

5. 安乐死的决定至少必须征询另一位医生的意见。

6. 安乐死的实施必须以医疗上适宜的方式进行。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曾于2015年委託Ipsos MORI,就医生是否允许协助病人死亡、如何与何时协助病人死亡,在15个国家做了一次民调。
 

俄罗斯和波兰持反对态度;但是,美国和西欧各国对于医生开具致命药物给绝症病人均表强烈支持。
 

15个国家中有11个,大多数人都支持把「协助性自杀」扩展到「正在承受身体巨大痛苦但还没有接近死亡」的病人。
 

安乐死就是否定生命内在价值,否定生命尊严?
 

叔本华在《论自杀与死亡》中说:「反对自杀的唯一有说服力的证据是:因为它用一种纯粹虚幻的救赎,替代了对这个世界的苦难的真正救赎。」
 

只因不舍,用机器把一个你爱的人维持着,心跳、唿吸、体温、血压,全因机器才有数据,这样才算道德?
 

这样看生命,很自私。
 

他卧床已久,像枯萎的植物:没有观察能力、没有思考能力;没有表情、没有感觉;他的生活陷入一种永无止境的痛苦循环。这种痛苦不仅是自己的,也是家人的。这样的生命状态,有何神圣?这样的生命状态,有何尊严?有何意义?有何品质?
 

人命最脆弱之日,也是人性最原始之时。马斯洛(Abraham Maslow)的信件:「死亡,和它始终将现身的可能性,使得爱、热情的爱,成为可能。」
 

究竟人有没有权利决定自己的死亡?
 

实际上疾病不像是惩罚,更像是教育。因为它常常迫使人重新检视人生的意义,促使我们愿意去省思-活在当下,珍惜所爱。
 

  • 上一篇:四重点笔记 照顾失智老人的口腔健康
  • 下一篇:失能失智长者看牙医不麻烦,特殊需求者牙科一览表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