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养老新闻 >
快80岁的医生石飞幸三:我们最后应追求「平稳死」
时间:2019-05-15 22:14 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作者:帮老适 点击:

芦花养老院的常驻医生石飞幸三,为了平静的人生最后一刻而提倡「平稳死」。
 

▍领先全国的特别照护养老院 ‧ 芦花养老院
 

从新宿站搭京王线约15分钟,穿过栉比鳞次的市中心,电车来到处处可见绿意的恬静住宅区,天空忽然开阔了起来。我下车的地点是芦花公园站,距离这个小车站步行约10分钟的世田谷区立特别照护养老院.芦花养老院,我在这采访了约半年之久。
 

入住芦花养老院的居民平均年龄90岁。就大都市来说,这个可以容纳103人的大型养老院,有九成居民患有老年失智症,进食和如厕等日常生活都需要专人照护,这些无法在宅生活的人们,就居住在这里。
 

芦花养老院成立于1995年,约20年前世田谷区为了因应高龄化快速发展下的都市老年人,特别打造了这间特别照护养老院。
 

建筑物本体铺设玻璃,让温暖阳光照射进来的天花板,种植在中庭的樱花树,让居民和家属都能悠闲度过的谈话空间。除此之外,还设置了能够进行牙齿治疗的牙科室,还有护理师和医师都能进行看诊和处置的医务室等,各种设备应有尽有,实在不像是20年前建造的设施。
 

拥有充实设备的芦花养老院,是由社会福祉法人负责营运的公立照护设施,费用会因为家庭总收入和纳税金额的不同而有差异,不过基本上每个月的费用是5到15万日圆左右,比一般私人的养老院便宜。
 

另外,除了负责照料居民生活的70名护理人员外,还有1名常驻医生、10名看护师,以及1名牙科医师在此工作,医疗资源相当完善。
 

芦花养老院就是在这种体制下,采用了领先全国,以自然方式迎向人生终点的照护方法。
 

芦花养老院
 

▍在芦花养老院,「年老或死亡都不是认输」
 

2014年11月,我为了讨论节目的相关采访事宜,造访了芦花养老院。当时以一脸灿烂笑容迎接我的,正是芦花养老院的常驻医生—石飞幸三。
 

「欢迎你。今天就不要客气,好好聊一聊吧。」
 

石飞医师原本是专门进行癌症手术的外科医生,在芦花养老院担任常驻医生已经第九年,一直管理着所有入住者的身体状况与健康状态,是名照护经验非常丰富的医师。
 

石飞医生曾经把芦花养老院内的自然照护机制写成《安宁死的进程,无法经口摄取食物的时候该怎么做》(讲谈社文库)一书,引发相当大的回响。
 

石飞医师也以他自己身为医师的经验,持续宣导「即使身在这个医疗高度进步的时代,人在人生最后一刻并不需要任何医疗,尽可能什么都别做,顺其自然,才是最平静的方式」。
 

那么,芦花养老院采行的「自然照护」到底是怎样的照护呢?不进行医疗行为如何能平静走完人生呢?现代社会对「老」和「死」都很忌讳,甚至很少挂在嘴边,而我因为想要重新了解这件事,所以前去拜访石飞医师,他也非常亲切地将芦花养老院的运作方式告诉了我。
 

「虽然我自己也是快要80岁的老人了,不过还是每天都从这些入住者身上,学到何谓年老。住在这里的老人家们平均年龄是90岁,大家都是人生的前辈,他们正在缓慢且平静地度过人生的最后一个阶段。医护人员、看护师、牙科医生还有咨商师等等,每天都有许多同仁陪伴着他们。大家的体力都确实地走下坡,逐渐年老、衰煺,直到『最后』那一刻,是真的非常平静。
 

在芦花养老院,年老或死亡并不是认输,直到来了这里,我才学会年老和死亡并不是令人害怕的东西。」
 

石飞医师的话,和我自己对于年老和死亡所抱持的印象相差甚远。这半年的采访过程中不时给予我各种建议的看护主任田中君子女士、看护师白石晶纪小姐,以及负责设施管理的日高聪先生,都围绕在石飞医师身边,大家脸上的温和笑容令我印象深刻。
 

「从人生的前辈们身上,学到了何谓年老。」
 

「许多同仁陪伴着他们走完人生。」
 

「年老体衰后的最后一刻真的非常平静。」
 

「年老或死亡并不是认输。」
 

拥有这种照护人员们的芦花养老院,如果能在这里用影像成功记录入住者的最后时光,说不定就能为我们这些朝着超高龄化社会冲刺的人们,找到某种巨大的启示。我感受到自己想把这座设施的理念传达给更多人知道的心情,正在无限膨胀。
 

▍从与疾病奋战到贴近患者
 

石飞医师过去曾是日本国内首屈一指的血管外科医生,曾担任东京济生会中央医院的副院长,曾被评选为日本百大名医之一。病患多的时候,有时一年可以进行超过500件手术,他认为,和疾病持续搏斗就是医生的使命。
 

「很难想像我有办法像这样谈论自然照护的平静之处,以前我可是被学弟说成连感冒都想用手术切除治好的人,如今回想起来真的很可笑,那个时候的我真的打从心底认为只要动手术,就能治好任何疾病。
 

过去的我认为『死亡就是人生的输家』,虽然内心很想拯救病患,还是在思考如何逃过死亡,这么一想就想了超过三十年。」
 

然而,面对疾病,他开始发现有个无论医疗如何进步都无法抗衡的存在,那就是「老衰」。
 

石飞医师:「手术台上感到极限的次数变多了,无法治疗的患者数量,或是帮八十几岁的患者进行癌症手术,也开始出现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动刀等状况越来越多,现在想起虽是理所当然,不过当时的我却是被迫接受。
 

面对人体的年老体衰,医疗行为到底可以进行到什么程度?到底该奋斗到什么时候?其实那时的我已经有了这个疑惑。」
 

就在此时,利用休假前往英国的石飞医师经历了一场改变他人生观的邂逅,他去参观了全世界第一个进行安宁照护的「圣克里斯多福医院」。
 

「那里,一边帮那些癌症末期、时日无多的人们消除疼痛接受缓和医疗,一边让他们静静地画图、念书、弹钢琴、抽雪茄……让他们过着最有人味的生活。
 

在我看来,每个患者都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度过意义非凡的最后时光。反观自己仍然持续对那些年事已高、痊愈机会渺茫的癌末患者说『不治好不行,加油吧!』然后动手术,在最后甚至还使用各种药物,即使当事者苦不堪言,但还是奋斗着……。原来有另一个和我长年的医疗价值完全不同的新世界,就在那个地方。」
 

安宁照护(Hospice)的创始者,西西里桑德斯(Dame Cicely Saunders)女士,曾经针对看护的哲学留下这么一句了不起的话。
 

「Not doing, but being.(不必再做任何事,只要陪在身边就好)」
 

石飞医师从桑德斯女士身上,学到为了维持患者的尊严,医疗从事者应该更加努力思考真正必须重视的东西是什么。
 

  • 上一篇:透过「老衰死」,重新凝视死亡的形貌与本质
  • 下一篇:没有痛苦的高质量死亡时代-NHK纪实调查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