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养老新闻 >
透过「老衰死」,重新凝视死亡的形貌与本质
时间:2019-05-14 21:5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作家阿川弘之因年老体衰,在东京的医院内往生,享寿九十四岁。」
 

二战后七十周年的二○一五年夏天,在众多战争相关的特别节目当中,夹着一条伟大作家的终生成就与去世消息的新闻,其中最吸引我注意的地方,是他的死因:老衰死――因为当时我正在采访拍摄这种死亡的真相,我想制作出一个史无前例的特别节目。
 

此外,这也是在报纸讣闻栏中经常出现的死亡方式。
 

NHK特别节目《老衰死―为了迎来安稳平静的最后》(二○一五年九月二十日播出)是从二○一四年冬天开始制作的,当时在东京担任节目制作的西山穗导播所写的一张企划书,就是一切的起点。
 

NHK每年都会向全国电视台募集新节目的提案,导播们长年酝酿的想法,加上能让地方电视台的节目也能在日本全国播出,各大电视台无不使出浑身解数。
 

但看到西山的企划标题《老衰―若能如此死去便不枉此生》,我着实吓了一跳,全国各地送来的提案数量庞大,导播们为了让自己的企划获得采用,都会写下耸动的标题和内容。
 

老衰死
 

不过,这企划难道要用镜头拍摄人们死前的老衰模样吗?这种事情能被允许吗?再说,观众们会想看到这一幕吗?尽管疑问接二连三地浮现,但企划确实具备独创性及吸引力,详细询问相关内容后,我才知道这并不是刻意标新立异,而是极为诚恳认真的一个企划。
 

拍摄现场位在东京的世田谷区,是西山多次造访,进行采访交涉的特别照护养老院「芦花养老院」。他们对于在此迎接人生最后一段旅程的居民们,采取的是自然照护而非积极的医疗活动,据说大多数居民最后都是因为「老衰」而平静地去世。
 

超高龄化社会的内在问题屡屡被提出来讨论,每个人彷彿都被洗脑似地认为日本人的老后生活极为悲惨,好像所有老人最后都会可怜地孤独死。然而西山却认为这些情报并非全部,所以想采访这种能让大家更乐观面对人生终点的地方,对此我也深有同感。然而「不枉此生的死法」的下标方式却有种违和感。
 

「说到底,老衰死到底是什么?」
 

「就是缓慢地老去,然后死亡啊。」
 

「完全没有生病,就只是因为年纪大了而死亡吗?」
 

「不,也不是完全没有生病。」
 

「那么他们的死因也有可能是因为生病吧?那为什么会变成『老衰』而死呢?」
 

「……」
 

此时我困惑了,关于老衰死,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因为年老而死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统计资料上的老衰死数量增加到历年来最高,这又代表了什么?我对这件事开始产生兴趣。
 

我有个坏习惯,就是在睡前一定会看电影或电视,总是在深夜不断转台直到无台可转,最后我停在购物频道;眼前出现的是美和健康的美好世界,彷彿全世界都在极力避免谈到疾病,反复强调长寿是件多么美好的事,直到三更半夜,完全没有出现在这片荣景中会出现的「死亡」。
 

当我们把近在咫尺的死亡盖上盖子,不让社会接触死亡的后果,就是我们再也看不见死亡。
 

从旁守候人们死亡的机会消失,在生与死之间直接感受人类的表情、体温和空气的时候也变少了,像我这种质疑着「老衰死到底是什么?」的人当然会日渐增加。
 

人们习惯关注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健康」,却对每个人一定会面临的「死亡」所知甚少!在这个不知死亡为何物的时代,超高龄化及死多于生的社会型态正在逐渐形成。
 

其中,我认为直到最后一刻仍然刻意避开谈论疾病,而目的却不是想要延长寿命的人,一定会慢慢增加。
 

末期症状时故意不做胃造口术(Percutaneous Endoscopic Gastrostomy,PEG)也不打点滴,想在最后一刻委身于自然的观念,正在逐渐扩散。
 

如果整个大时代已经开始着眼于死亡应有的形式,那么重新审视现在急速增加的老衰死,就有其意义存在。
 

只不过,我实在不敢说这份企划适合在电视上播放,想要采访即将老衰而死的人们,这种申请真的会过关吗?即使成功完成采访,我们能获得观众们的理解吗?一堆无解的课题堆得像座小山,但我却已经开始思考能不能努力实现这部纪录片的拍摄工作。
 

老衰死真的是种不会痛苦的平静死法吗?人类因为年老而死去的时候,身体里会发生什么变化呢?在我想要深究这些细节的同时,我发现就算能成功采访「芦花养老院」并加以记录,也很难完全了解所有事情。我们或许可以记录采访面对家人临终时的家属,但那和试图阐明「老衰死到底是什么」的目的不同,为此,科学的佐证是不可或缺的。
 

此时我脑中想起另一位导播,他是同部门的小笠原卓哉导播,常在灾害和医疗现场与生死面对面的小笠原,我托付给他的工作是﹁帮忙用科学角度来解释老衰死的真相﹂。
 

说来容易,然而能够成为节目内容的情报到底有多少,还是未知数。与即将老衰而死的人们面对面采访观察,再用科学角度探究老衰死的真相,如何让这两个部分,完美结成并足以支撑起整个节目,是相当困难的问题。
 

后来,西山花了半年的时间学习养老院的工作,同时以半入住的形式,让所有居民和家属了解节目的真正宗旨,完成采访;小笠原则是飞遍了全世界最尖端的老年医学现场,检视了无数论文与资料,让至今无人能掌握的老衰死轮廓浮现出来。
 

从这两人的采访结果中,我们知道了自己身边就有人非常认真地选择自己想要的死亡方式。
 

在这个节目播出的前一年,我妻子的祖母过世了,过去她和曾孙,也就是我女儿就像好友一样玩闹,是个非常温柔的人,火葬时所有家人都哭了。
 

人会透过死亡、透过那无声的身影,将各种事物流传下去,而我们要站在这个将死亡边缘化,让死亡变得难以窥见的时代里,再一次近距离地重新凝视死亡应有的形貌与本质。
 

跨越重重苦难之后的人生最终时刻,在年老体衰的这条界线之后到底有什么?在静候死亡的这段期间,又为周遭的人带来了什么?我把这个难题交给了两位导播。
 

人类到底有没有「安稳迎向人生最后的力量」呢?与其说是想告诉大家,不如说我自己也想知道,所以才开始制作这个节目。
 

为了完成节目而提出许多建议的众多前辈、使出所有精力的制作团队,在百忙之中仍然为了这个难题积极提供协助的日本与世界各地的学者们,将陪伴在家人身边的宝贵时光,以本名、露脸的方式让我们记录下来的各位,以及在静默之中,将人生最后一刻的意义告诉我们的各位。
 

如果没有大家的力量,这个节目不可能完成,我想向各位献上由衷的谢意。连同节目播出时无法传达出去的部分,关于如何面对自己以及重要之人的最后一刻,我衷心希望这本书能够成为各位再一次思考生命与死亡的契机。
 

  • 上一篇:以自然照护的方式守护母亲-临终前,尝一口冰淇淋的喜悦
  • 下一篇:快80岁的医生石飞幸三:我们最后应追求「平稳死」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