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养老新闻 >
怎么在熟悉的社区安老?关键在「居场所」
时间:2018-05-22 10:16 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作者:60+ 点击:

从二○一四年十月开始实地造访日本的居家医疗到现在,我发现,要有安心的老后生活,最重要的不是政府的政策,也不是医护人力是否充足,而是社区里有没有营造出居民的互助网络。本文所要介绍的「居场所」,就是居民互助网络里的亮点。
 

「居场所」是日文汉字, 我找不到相对应的中文字词,因此无法翻译。但我想不翻译也好,因为「居场所」背后有复杂的发展脉络,而不只是一个新的单字,本文无法一下子说清楚讲明白,我只能介绍几个我去过的地方,以及我去那些地方做了哪些事、感受到了什么,让大家一点一点了解居场所。
 

居场所一:砺波市宫森咖啡馆
 

我与宫森咖啡馆(みやの森カフェ)创办人加藤女士现在已经是好朋友,也曾邀请她到台湾来参加长照研讨会以及台湾居家医疗学会的「居家沙龙」活动,分享她的经验与理念。
 

我跟我的两个孩子瓦拉和瓦力,曾经一起参加宫森咖啡馆针对发展迟缓的孩子举办的园艺治疗课程,从三岁到六年级,一共有六个孩子和他们的家长一起参与。由于当天下雨,课程在室内进行。首先老师向大家说明今天的课程内容,接下来我们种花和郁金香的球根。瓦拉和瓦力相当投入,顺利完成种植工作。休息后继续制作圣诞节装饰。课程结束时,早上採收的地瓜蒸熟了,我们打扫完毕后,大家一起吃点心。
 

瓦拉和瓦力在宫森咖啡馆非常自在,情绪也很稳定,他们一进到咖啡馆马上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我去那里感觉好轻松,完全不用担心他们。

宫森咖啡创办人加藤女士(左)认为「居家医疗是社区居民可以聚集的地方」,因为邻近居家疗养支援诊所「物语诊所」,她决定将咖啡店开在这里。中间是她91岁的父亲,时不时就到店里帮忙,加藤女士边照顾父亲、边经营咖啡店。图右站立者为台湾居家医疗学会理事长余尚儒。(摄影/台湾居家医疗学会)

宫森咖啡馆举办的园艺治疗课程,材料都是瓦拉和瓦力几乎没有看过的温带植物和果实,他们很专心投入。Funny's Kitchen给孩子的房间「惠」里有各种优质绘本、小、各种玩具,有矮矮的衣架让孩子自己挂衣服,也有矮矮的洗手台,房间旁边也有附小马桶的亲子厕所。衣架上方有玻璃窗,室内的孩子随时可以看到妈妈在做什么,妈妈也可以一边聊天一边看到孩子,彼此都很安心。(摄影/五十岚祐纪子)

居场所二:高冈市的「人间」
 

创立「人间」的宫田隼老师曾经跟宫森咖啡馆的加藤女士一起来台湾,而且宫田老师还前来我与家人一起生活的台东,并参观了陪伴弱势孩子的「孩子的书屋」,与创办人陈爸(陈俊朗)等人交流。所以,我这次参观人间,特地带了陈爸培力偏乡青少年打造的「黑孩子黑咖啡」种植的白米当伴手礼。
 

我们在人间做什么呢?就是大家一起包水饺。我们一边包水饺一边聊天,有的孩子没有上学,有的年轻人曾经拒学,被送进少年院(类似台湾的少年感化院),他们告诉我各种在学校遇到的令人惊讶的、难过的事情。对在体制内教书、后来长年生活在台湾的我来说,他们对体制内教育的疑问是很有道理的,虽然我也知道现今体制内老师工作环境很恶劣,工时也异常地长,令人相当同情。
 

我第一次拜访人间,主要是跟宫田先生请教,那时候的我其实无法马上掌握并用既有的词汇说明这个空间的特色以及重要性在哪里,回台湾后一直思考,也看过NHK特别节目,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很重要,这里有我不知道的世界。
 

但第二次拜访人间,一边包水饺一边跟大家聊天过程中,我忽然抓到如何描述这个空间的词汇:豊かである(意即富裕、富有、丰富)。在那个空间里,不管每一个人做什么、当时的身心状况、经济状况如何,我都深深感受到大家很珍惜这个空间,不想失去它。

本文作者(右)与创立「人间」的宫田隼到台东县富山国小与一年级学生交流。(摄影/王常怡)

我离开人间后开始思考,这么多差异性这么大的人们自发性地珍惜、用自己的方式爱的空间,我似乎从没有看过,那样充满各种各样的「爱」和「珍惜」的空间。
 

当今日本社会逼我们用某种固定的方式表达对国家、学校、职场、同侪、情人、家人等的「关心」和「爱」,但在人间,没有人逼我们做什么,也不需要用被指定的方式表达对这里的认同。
 

居场所三:南砺市的Funny's Kitchen &「谁都可以来的家『惠』」
 

参观Funny's Kitchen那天,我们下午三点抵达,瓦拉和瓦力从三点到七点半,除了用餐外,一直在隔壁的一个房间玩耍。平日白天咖啡馆会举办「育儿支援事业」,服务对象是还没有上幼儿园的孩子,每次收费一百日圆,除了可以参加活动之外,还可以吃点心。
 

因为这家咖啡馆有孩子可以尽情又安全地玩耍的空间以及他们爱吃的餐点,我能够很放心地跟几位居家服务界的前辈聊天。这次经验告诉我,只要商业空间具备对孩子友善的空间和餐点,孩子的主要照顾者也可以在咖啡馆放轻松、讨论事情,好好用餐或喝咖啡。
 

我所知道的「居场所」,都不是大规模或有巨大商业利益的地方,经营者也不是厉害的专家或是有钱的大老闆。但我认为,生活里有居场所真的太重要了。与其什么都交给政府或大资本的市场,不如集合每个人的力量,我们可以为自己、也为他人,在社区里创造更多的居场所。

(原文刊载于主妇联盟《绿主张》月刊,2018年4月,173期。原文标题为:长照有限、社区无限: 一起创造自己的居场所)
 

  • 上一篇:松浦弥太郎:说再见,其实是在说「谢谢」
  • 下一篇:担任志愿者工换取老年照顾的「时间银行」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