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养老新闻 >
陈维沧:70岁后才远征南北极,OK的!
时间:2018-05-17 09:31 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作者:60+ 点击:

人生走一遭,如何能不枉此生?去不曾去过的地方,看看地球的美,那些我们没想过的极限。只是,我们常常懒于行动。
 

然而,只要跨出了第一步,就会发现一个全新的自己!
 

「一起航向自己的伟大旅程吧!」这句日本漫画《海贼王》的经典金句,放在82岁的极地摄影家陈维沧身上,一点都不为过。
 

陈维沧45岁那年,经营的贸易公司已名列全台前三大,正值事业高峰的他,却决定抛弃同代人活到老做到老的工作观,提前启动退休计画。50岁那一年,开始启动他的梦想,开始前往尼泊尔在海拔4,150公尺的高山健行,四访北极、六访南极。60岁后才拿摄影机学拍照,在零下40度的酷寒中,等上好几个小时,就为了拍下北极母熊小熊同时出现的珍贵画面。
 

本以为来到地球最远的南北极,已经是旅行的极限,但陈维沧还是不满足,5年前,他还报名了太空之旅,想飞到宇宙,看看从外太空空拍地球究竟是什么模样。
 

今年年初,陈维沧才刚从秘鲁回来,没多久,他又打算启程,准备七度前往南极。就算有钱有闲,也不是人人都会选择要到这些地方,但陈维沧偏偏就爱,他的初心很简单,因为:「岁数从来不是重要的事,身体躯壳会老去,但心和灵魂永远不会!
 

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难免担心体力有限。到最高、冷、热、远这些一点都不容易的地方,真的可能吗?如何能达成?
 

厘清目标:十多次到极地,为了超越自我
 

 

矮小的身子,格子衬衫,八十多岁的陈维沧一出现,怎么也无法把他和极地摄影家的称号连结在一起。2006年第一次前往北极到现在,陈维沧踏上极地旅行已经有十多次,疯狂的程度,连他都自称得了「极地远征症候群」。
 

为什么不选择轻鬆的旅游,而是极地旅行?陈维沧说:「为了超越自我。」
 

在极地进行「追踪摄影」其实非常辛苦,不但得扛着脚架、重达5、6公斤的相机在雪地中行走,在零下40度的气候中,一不小心还会随时滑倒,有时等上一整天,也不见得会等到想看的动物。他曾为了拍摄雪地中的北极母熊与小熊,一共去了5次,才如愿拍到梦想的场景。
 

另一次,他又来到白天高温达40多度的衣索比亚,准备趁着夜裡较凉,出发到3个小时车程外的火山口,几个小他一、二十岁的同伴都热到中暑,只有他依然精力满满。然而,每每看到壮丽之景时,总觉得一切都值得了。那种「不枉此生」的感觉,是每个经过辛苦旅行的人,心中永远不灭的光。
 

今年年初出版的新书《看见真实的北极》,作家刘克襄等好友们对他留下的共同评语是,「这是真正属于『不老世代』的壮游」

陈维沧深深着迷于极地旅行,已前往十多次的他自称得了「极地远征症候群」。

心法:不要小看自己 我们只需发挥潜能
 

从旅游的方式,可看出一个人面对「老」与「自我」态度。
 

其实,早在20多年前,陈维沧到中国大陆西安月牙泉旅行,同伴没有人敢尝试滑翔翼,那时陈维沧已经60多岁,成了同团唯一一个坐上滑翔翼的人;70岁时,陈维沧又到极地远征旅行,同行人说好要一起跳到零下40度的海裡,试胆证明气魄,没想到临到行前,伙伴们也多半以身体不佳为由临阵退怯,最后只有他一个,说到做到。
 

去年陈维沧81岁,一般人难免担心体况,会收敛自己。但爱尝鲜、不怕挑战的完全不受限。他和家人到南投埔里旅游,一看到滑翔翼,又开始兴奋跃跃欲试,年纪比他小上好多岁的女婿、儿女看到要从高处飞下来,都吓得不敢搭乘,陈维沧还是照样大胆,成了在场最勇敢的人。
 

为什么总是无所畏惧?「人本来就有很多潜能,我只是把潜能发挥出来罢了!」陈维沧说。
 

人的潜能,不是因为年纪,而是因为自我受限的想法才会消失。
 

功课:运动维持体能与环境模拟
 

只是,光靠信念,就能挑战高困难度的旅行吗?
 

陈维沧提醒,极地旅行毕竟情况特殊,想出发还是要做足准备。
 

十多年前,陈维沧第一次前往南极时,这条旅行路线还不盛行,游客只能在澳洲搭乘破冰船前往邻近海域,再换乘小船徒步登陆南极。一趟旅程下来,通常要花上十来天或甚至一个月,长时间的旅程加上酷寒气候,一般人的体力很少有人能够负荷得住。
 

陈维沧能完成这趟旅程,靠着是数十年如一日的运动习惯。他从年轻时,每天起后,就要慢跑或游泳一个小时,维持体能。几年前,他为了报名太空之旅行前体检出炉的结果,医生就曾形容他:「虽然人已经70多岁,但体能状态、心肺率,都像是40多岁的人。」
 

很有实验精神的陈维沧,每次选好目的地,都还要先在台湾模拟当地的环境、气候。像是去年为了前往高温的衣索匹亚,陈维沧就跑到三温暖,待在80几度的烤箱中,测验自己的体力和耐受程度。
 

行前体能训练、环境模拟加上资讯蒐集,陈维沧每次的行前筹备期都要花上一、二年。就是靠着他的扎实准备,把看似遥远的目的地,变成真实的旅行故事。

极地的美景,常常让陈维沧忘了旅途的辛苦。

Do something!把每天当成最后一天过
 

台湾80岁的一代,多半思考仍然较为传统。然而,为什么陈维沧这么特别、敢于突破自我?
 

原来,陈维沧的母亲,就是老后人生过得精采的真实典范。
 

在传统年代下,多数的女性都把生活献给了孩子、家庭,但陈维沧的母亲很特别。结了婚、生了小孩,她还是想圆留学的梦。婚后一年,才19岁的她就放下3个月的陈维沧,独自前往日本攻读药剂师学位;在五、六十年前,陈维沧还是大学生时,母亲还完成13天环游世界的旅程,一次花完了24万旅费。62岁时她移民美国,还从头学起绘画和雕塑。
 

「退休的日子,不该是整天看电视、整天想着打发时间,应该可以『do something!』」陈维沧说。
 

自己的母亲如此,陈维沧也一样如此。这两个例子都说明了,我们能做的,远比想像的多!
 

八十多岁的年纪,陈维沧每次启程旅行,家人总要他别再去了,但照样大胆的陈维沧,还是一样不怕!陈维沧认为:「人在追寻梦想的时候,就会忘了年纪;老后生活,就是要把每天当成最后一天,用力过。」
 

谁说冒险的壮游,只专属年轻人?心有多远,抵达的地方就能有多远。

把每天当成最后一天过,时时刻刻想超越自己的陈维沧,去年还前往酷热的衣索匹亚。

 

  • 上一篇:71岁高龄读硕士的陈坚志:从现在起为自己而读书
  • 下一篇:松浦弥太郎:说再见,其实是在说「谢谢」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