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养老新闻 >
临终关怀医师:情感羁绊比形式更重要
时间:2018-04-23 14:12 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作者:60+ 点击:

在安宁疗护的现场,免不了要面对各种临终的场面。以我来说,每年就必须与一百二十名以上的患者道别。从事安宁疗护经过了约八年,我开始相信「应该尽可能让家属参与患者的临终」,也以此为目标而努力。
 

当患者真正面临临终的瞬间,才会意识到自己希望家人能陪同走完这人生的最后一步。这时候我们会以尽量不对患者造成负担的方式,推测尽可能接近的时间点,一一详细告知家属。
 

一般来说,当患者临终将至时,食量会减少,白天愈睡愈长。接下来可以走动的距离会渐渐缩短,最后完全无法下,安祥地在睡眠中离世。根据这些经验,医疗人员即使不做抽血或影像诊断,也能从患者白天的睡眠时间、食量及可以自行走动的距离,做出大概的判断。
 

接下来,当患者知道自己就要离开人世时,便会开始惦记着希望家人能陪在身边。偶尔也会发生患者在家人稍微离开病床时停止了呼吸,这种时候我们通常不会宣告死亡,而是等待家属到齐后才进行。等到家属到齐,主治医生才会确认患者已心脏停止、呼吸停止且瞳孔放大,正式宣告死亡。
 


 

不过后来,父亲的离世改变了我的想法。我的父亲罹患有肾脏病,已经洗肾长达八年,但即便他已高龄七十五岁的退休年龄,仍然会偶尔外出工作。他长年研究火山气体,一有闲暇就不停研读专业期刊,甚至精力充沛地到日本各地进行火山气体的采集。这样的父亲竟然会罹患癌症,别说是他自己了,就连我们周遭的人也完全没发现。
 

在我女儿生日时,父亲还从东京来到横滨和我们一同庆祝,甚至后来还在祖母的十三回忌(译注:指在亡者过世第十三年举办的法事)上担任主忌。当时还充满活力的他,之后便开始食欲下降,持续不断轻微发烧,到了十一月底就紧急被送进了洗肾医院。之后,我随即便接到医院的电话,被告知父亲罹患恶性肿瘤,且推测已转移至肝脏,处于非常紧急的状态。
 

我将罹患肝癌、无法治愈的事实告诉了父亲,听完后他安慰我们大家:「人总有一天都是要离开的。只是,我原本希望可以等到孙子大一点再走的……」
 

当时我必须出发到伦敦约一周的时间,为隔年春天预定在英国举行长达三个月的研讨会做准备。不过,根据身为安宁疗护医生的经验,我清楚父亲的病情十分不乐观。因此,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取消预定、留下来陪父亲,还是选择作为安宁疗护医生、继续深造。
 

几番考量之后,我开始试着思考,如果是父亲会怎样说。我确信喜欢求知的父亲肯定会要我「去进修」,于是我下定决心出国。后来,我将这个决定告诉父亲,他也表示支持,于是我便在十二月二日出发前往英国。就在我离开之后,父亲的病情急转直下,我结束几个行程后便赶紧回到日本,却还是没赶上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过去我一直认为,无法见到父母最后一面肯定会懊恼不已。然而,实际经历过才发觉,自己对此并不会感到后悔。因为我确信,虽然没有见到最后一面,但父亲与自己之间却有着看不见的牵绊紧紧将我们连在一起。
 

即便父亲已经成了看不见形体的存在,但假使父亲此刻出现在眼前,我也能轻易猜出他在想什么、会对我说什么。父亲就像这样,至今仍牢牢地活在我心中。
 

体会到这个道理之后,我不再认为只有见到亲人最后一面才代表了一切。最重要的,其实是知道死去的亲人与自己之间紧紧相连的牵绊。这份牵绊愈坚定,留下来的人就能经常感觉到死去的亲人就在身边。无论面对痛苦或困难,也能坚强地活下去,这一点是父亲教会我的道理。现在我感觉到,只要我希望,自己随时都能见到父亲。
 

  • 上一篇:45岁以上最易忽略「年轻型失智症」3大症状要注
  • 下一篇:日本64岁就业顾问中泽惠子:年龄是为工作加分的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