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养老新闻 >
老年丧妻,朱全斌:我学会一个人生活
时间:2018-03-26 14:13 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作者:60+ 点击:

每个人生命的最初和最后,可能都是一样的:独自降生在这个世界上,最终孑然一身的走。倘若起点和终点都是一个人,那么曾拥有过另一人与否,又有什么不同?
 

那些拥有过也失去过的人会告诉你,不一样。因为付出过、珍惜过、全心全意的爱与被爱过。即便有朝一日,那人离开你的生命,你也不再只是原本的自己。
 

知名饮食作家韩良露和台湾艺术大学传播学院院长朱全斌,是朋友口中的「神仙眷侣」。结婚30多年,他们互相昵称「朱宝」、「韩宝」,把对方当作是孩子来疼爱。两个人都喜欢旅行、热爱美食,是彼此最好的旅伴和饭友。作家詹宏志曾形容,「世上哪里找得到像他们那么享受人生、每天游乐的大人呢?」

朱全斌和韩良露是朋友眼中的「神仙眷侣」

朱全斌和韩良露是朋友眼中的「神仙眷侣」。(图片来源/朱全斌提供)

回想过去30多年的关系,朱全斌怀念的说,「因为没有孩子,我们几乎24小时都在一起。我们33年的相处密度,一般夫妻可能要50年才会达到。」在两人婚姻的最后5年,原本性喜独处的韩良露告诉他,「两个人比一个人好。你就是我生命的核心。」
 

两人相伴的日子,一直维持到3年前,57岁的韩良露因病过世。生活赖以运行的恒星殒落,时隔30多年,朱全斌再次过起了一个人的日子。
 

感情愈好的夫妻,当一人先走了,留下来的那个,心里就像永远有个洞。应该怎么往前走?
 

「我有过30几年的时间,体验两个人的幸福。现在开始,我要学习一个人的好。」朱全斌说。
 

重现回忆,让你爱的人永远活在你身上
 

交代后事时,韩良露曾特别叮咛朱全斌:「你要有一起吃饭的人。」过往两人都爱吃,口味又相近,饮食是两人生活最大的乐趣之一。她担心自己走了,另一半也会失去对食物的胃口。
 

韩良露离开以后,朱全斌确实消瘦了好一段时间。过往两人喜欢的餐厅、菜肴,在丧偶之后,只让人触景伤情。尤其在夫妻生活中,他最想念的餐记忆并非美食,而是有妻子在身边的陪伴感。
 

婚前,韩良露喜欢一个人吃饭。唯有独处时,才能细细咀嚼食物的味道、思考饮食的文化意涵。但在一起久了,她也逐渐接受与人共食。和另一半一起吃饭,一餐无话也自在。那是只有和家人相处时,方能拥有的怡然自得。再好的朋友,也很难重现那样的安心感。
 

所幸,食物虽是勾起哀伤回忆的触媒,却也具有治愈的力量。婚后很少下厨的朱全斌,如今又开始自己采买、做菜,亲手再制韩良露擅长的几道家常菜。「她做菜很随兴豪迈,从来不看食谱。她的菜有种热情的味道,就像她的人。」朱全斌说。

朱全斌形容,韩良露重吃,更重视食物所蕴含的情感

朱全斌形容,韩良露重吃,更重视食物所蕴含的情感。(图片来源/朱全斌提供)

例如,韩良露常做的一道油豆腐烧肉。做法不难,但食材讲究。朱全斌照着妻子生前的习惯,上超市买日本油豆腐、到菜市场买五花肉,用她惯用的酱油牌子。炖肉的时候,香气在厨房里弥漫,就像女主人不曾离开过。
 

「吃了这道菜,我就知道自己不会失去和她的回忆。韩良露已经成了我的一部分。不然,我怎么会做出和她一样的味道呢?」两个原本独立的个体,早已在岁月的小火慢炖下,溶进了彼此的生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两个人很幸福,一个人也有它的好
 

重新开始一个人的生活,让朱全斌想起人生的第一个30年,自己总是独来独往。一个人看电影、旅行,到美国念硕士班。这些独立生活的能力,都在长年安稳的伴侣关系中逐渐荒废。既然妻子走了,何不重新学习和自己相处?
 

而且,60岁的单身,比30岁时更自在。「现在的我,比年轻时更能放心追求热爱的事物,享受一个人的状态。」朱全斌说。
 

朱全斌认为,在婚姻关系中,韩良露始终是较为干练、能带领伴侣的那方。例如,两人一起旅行,她方向感好、警觉性强,总能赶跑坏人。「扒手一定找我,不会找她。」朱全斌笑说。和妻子一起旅行,犹如请经验丰富的导游领路。虽然玩的开心,但也因事事都有人代为打点,日后回顾旅途,常是一片模糊的画面。
 

韩良露过世以后,朱全斌和友人一起走访她最爱的城市京都。他发现,虽说过去30多年来、两人造访京都几十次,几乎是一得空就去。但印象最鲜活的,却是这趟没有韩良露的旅行。

京都是韩良露最爱的城市之一

京都是韩良露最爱的城市之一。(图片来源/朱全斌提供)

其中一段印象深刻的记忆是,以往到京都旅游,韩良露总要他吃「葛切」(一种日式传统点心)。他虽然跟着品尝,却从不觉得这份点心有特别美味之处。如今少了妻子在耳边提点,他才发觉这道貌不惊人的点心口感滑熘,加上黑糖,又有清凉的甜味,在味蕾上留下回甘的韵味。
 

一样的点心,因为品尝的情境不同,而有了完全不同的口感。朱全斌不无感叹的「忏悔」:「以前我跟韩良露旅行的时候,不应该那么懒惰!自己用心体会,才会真正有感。」
 

自行打点日常琐事、解决突发的意外状况,找回生命的主导权。成长的过程中,你会愈来愈了解并肯定自己。这是只有一个人生活才能领略的乐趣与成就感。
 

离开是一种渡化,让你认识真正的自己
 

认识韩良露和朱全斌夫妇的朋友,大抵会同意:不管在什么场合,气场极强的韩良露总是全场的中心。
 

曾有学生笑说,和韩良露在一起,原本在台上能言善道的「朱老师」也会突然变成寡言的小书僮。韩良露即使和初次见面的人,也有说不完的话、问不完的问题。在一旁的朱全斌只能偶尔插上几句话。「韩良露就是这样,对生命好奇、热爱。她像水龙头,话不停流出来,旁人有时没法参与。」朱全斌说。
 

正因妻子如此亮眼,朱全斌刚开始也担心,朋友多是为了韩良露而来。如今她走了,是否朋友也会散去?没想到,不只老朋友还在,更来了许多新朋友。原先带有社会公益性质的「南村落」,如今变成平均每週举办一次朋友聚会的「个人沙龙」。聚会频率比韩良露生前还高。朱全斌惊讶的发现,原来,自己比想像中更能享受社交生活。
 

朋友也察觉朱全斌的转变。有鹿文化编辑施彦如指出,韩良露还在时,不论公事或私人聚会,两人总是共同出席。朱全斌发话的机会较少。韩良露过世以后,众人才发现朱全斌其实风趣又幽默,只是过往没有机会展现。
 

「她的离开,就像刻意为了我让出舞台。」朱全斌形容,和伴侣分离是一场渡化。原本紧密相系的两人,在分开之后,才能彰显各自独特的样貌。朱全斌笑说,狮子座的他,其实本来就喜欢镁光灯,「韩良露不在,我才知道我也有属于自己的掌声。」

韩良露离开以后,朱全斌常在两人过去共同经营的南村落宴客。

韩良露离开以后,朱全斌常在两人过去共同经营的南村落宴客。

处理失落的哀伤,是每个人生命必经的功课
 

失去挚爱的人,常会听到一种劝慰的语言:「加油」、「节哀」。彷彿哀伤必然是负面的、需要赶快摆脱的情绪。
 

「你可以否定悲伤,勉强自己变得阳光。但在阳光的表象下,心里还是空虚。」朱全斌认为,处理失去的哀伤,其实是一场生命成长的功课。重点不在尽快度过,而是修行过程中,你是否能真正的观照内心、厘清这段关系在你生命中的意义和它所带来的改变?
 

丧偶3年,朱全斌还是常常想起妻子的一切:她写过的笔记、衣服上残留的气味、嘴角上扬说:「我好幸福喔。」的样子。还有她强大的气场,带给人无比的安全感和方向感……
 

但在想念的同时,还是要学着向前走。
 

他渐渐让自己学会体会独居生活的乐趣,自己买菜、下厨,习惯一个人吃饭的感觉;将凌乱的家清扫整理,由空间开始建立起一个人的生活秩序。此外,他也恢复写日记的习惯,和自己的内心对话,用文字梳理情绪。虽然平日分享心情的妻子不在了,透过日记,还是有对话的对象。少了妻子的保护,但在脆弱的时刻,更能感受到朋友的爱与温暖。
 

在朱全斌即将出版的新书当中,他模仿韩良露的口吻,写了一封信给自己:「快乐与悲伤是一体的两面…当你熬过了最暗淡的岁月,自然就会找到亮丽的出口」。
 

或许,明与暗共存,本就是生命必然的基调。经历过沉痛的哀伤,才能领略什么是真正的喜悦。
 

  • 上一篇:陈果:了解何谓「不空虚」,从此不怕死
  • 下一篇:蔡怡:60岁后写给孩子一份自己的「退化报告书」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