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养老新闻 >
陈果:了解何谓「不空虚」,从此不怕死
时间:2018-03-23 15:34 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作者:陈果 点击:

看不见的,不一定不存在
 

法国电影《今生,缘未了》中有一个情节令我印象深刻。那是一对父女之间的对话,女儿十岁左右,对话关于死亡,因为父亲知道自己的妻子、女儿的母亲很快会死去。
 

他问女儿:「对于死亡,你知道些什么?」
 

女儿很自信地说:「我知道,在我们死后,我们被埋葬到泥土里,在地下,有鼻涕虫,这些鼻涕虫一点点把我们吃掉,然后我们就不存在了。」
 

父亲笑了笑:「是啊,科学上是这么说的。但是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你想让我告诉你吗?」
 

女儿说:「说吧。」
 

父亲回答:「我想,我们不会消失。当我们死后,我们不存在了,又或许我们会更好地存在着。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想吗?当你看见一艘船渐渐地消失在海面上……你见过船渐渐地在远处消失吧?当一艘船消失了,我们看不见它了,但我们能说它就不存在了吗?」
 

女儿回答:「不能。」
 

父亲继续说:「是啊,所以我觉得死亡也是同样的道理。就像是生命出于某些原因渐渐地远离我们,虽然我们的眼睛看不见它了,然而它却依然存在着。」女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眼神中多了一份释然。
 


 

也许,我们当中很多人对死亡的看法,就像那个十岁的女儿所解释的那样:死去、掩埋、腐坏、消失……阴森恐怖。但是也有一些人看待死亡就和这位父亲一样,对他而言,死亡是生命进入另一种存在形式,抵达另一重存在介面。
 

就像他说的,大海上的航船驶向远方,离开了我们的视线,但它们并没有离开这个世界。我们看不见它们了,但它们依旧存在。死亡也是一样,人们离开了我们的视线,但他们依然存在,以一种我们看不见的方式存在。
 

当时听完这父女俩的对话,我感到如释重负,但是心里似乎还有一些疑问盘旋萦绕、挥之不去,于是我想像着他们俩之间的对话在继续──
 

女儿追问:「航船还会回来,可是死去的人为什么从不回来我们身边?」
 

父亲说:「因为他们去的地方比这里更美好,所以他们不愿意回来。但是我们还会见到他们的,因为我们也正在往那个地方去,而他们在那里等着我们,最后我们与他们将在那个更美好的地方重逢团聚。」
 

想到这里,我脑海中的对话才真正得以终止。因为对我而言,逻辑似乎已变得顺畅,使我自己觉得合理而信服了。
 

无知催生恐惧
 

我们没有谁真正经历过死亡、没有谁敢说真正明白什么是死亡,但是既然它是一件难以逃避的事情,是自然赋予我们无可选择的必然归宿,那就必有其道理、必有其深意。就像自然给了我们眼睛,它们为我们寻找光明;自然给了我们牙齿,协助我们饮食;自然给了我们五脏六腑,使它们分工掌管我们身体的各项机能。那么自然最后给了我们死亡,正如她最初给予我们生命,其中总有其美意。
 

古希腊哲学家说干扰我们的,不是事物本身,而是我们对事物的看法」,我深感认同。或许死亡原本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真正使我们惶恐不安的,是我们对死亡的无知及由此带来的恐惧。
 

无论是神还是鬼,我们对未知的事物总是饱含恐惧,而恐惧驱散了我们的理智,也影响了我们的判断。在「死亡是什么」这个问题上,人人无知因而人人平等,没有人堪称权威。
 

我们只是明白一点:我们不可能逃避它,事实上,我们每天都在迎向它。
 

但是对于死亡,我们并非完全无能为力、只能坐以待毙,我们并非没有选择。确实,我们不能选择自己死或不死,但我们却能选择自己如何看待死亡──选择对它视而不见,自欺欺人地当它不存在,还是选择正视它、心平气和地与它和解,接受这迟早会发生的事实;选择忍受它,将它视为悬在人生之路的上方、时时可能坠落的巨石,还是选择享受它,就像酒足饭饱的盛宴之后,我们终要离席。

选择做三楼的人,把它当成那座不可翻越的大山、为之哀愁痛苦,还是选择努力地拾级而上,攀爬到精神境界的更高层,做那个十楼的人,超越它的高度、摆脱它的威慑。它只是生命之河流淌过程中的一个环节,它是一条道路的尽头,又是另一条道路的开端。

 

我们选择如何看待死亡,决定了死亡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当我们躲避它、恐惧它,它就越发阴魂不散、令人毛骨悚然;当我们直面它、理解它、发自内心宽容它、接受它,它也就像一年中的春夏秋冬、一季中的雨雾阴晴一样,成了一个再自然不过的过程,不声不响地过渡到下一个尚不为人知的阶段。

四季如此,气候如此、潮起潮落如此、日月升降如此,生命既在自然万物之中,亦当如是,「流年周而复始,终古回圈不已」。

 

与其计较生命的长短,不如让有限的生命充实丰满
 

我们为什么那么惧怕死亡?或许我们真正惧怕的是「空虚」。
 

「死亡」让我们难以安适,使我们无法忍受,或许就是因为在很多人看来,「死亡」就意味着「自我」的彻底消散,自己化为「虚无」?我们不能想像,「我」随风而逝,从此世上没有了这个「我」,「我」不存在了?我们害怕空虚,也害怕死亡,而我们对死亡的害怕,是不是正因为我们觉得那将是永恒的「空虚」?
 

若果真如此,消除「空虚」就比超越「死亡」更为关键。或者说,与其煞费苦心却徒劳无功地去计较生命的长短,不如去沉思如何使用我们有限的生命,使之绝不空虚,这意义显得更为重大。
 

对于那些精神世界充实丰富的人而言,他们尽力创造并享用着生活中每一刻的收获和欢乐,使之了无遗憾、心满意足。当然,他们并不期待死亡,也不热爱死亡,但是他们也不惧怕死亡,安然面对死亡,他们甚至对死亡心怀感恩,因为死亡没有切断他们这幸福的此刻,死亡没有阻挡他们当下胸膛里流淌的深情款款,即使死亡意外地到来,要将他们带走,他们也无怨无悔,因为生命业已如此精彩,最终他们在爱中离开,也因爱而永生。
 

我由此想到了伟大的法国作家雨果,他得知他的挚友、同是法国文学大师的大仲马离世的消息,但由于自己的孩子正身染重病,一刻也不能离开,他无法亲自参加大仲马的葬礼。于是他写信向大仲马寄予追思,信的末尾大致如此:「过不了多少日子,我就能做眼下我做不了的事,我会独自来到你安息的地方。你在我流亡时对我的造访,我会到你的坟墓里回访。
 

  • 上一篇:遗物处理学:遗物是曾和亡者一起行动的影子
  • 下一篇:老年丧妻,朱全斌:我学会一个人生活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