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养老新闻 >
父母幸福的晚年,不该建立在牺牲女人的幸福上
时间:2017-12-25 12:00 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作者:60+ 点击:

93岁老妈的任性
 

以前曾经在某报纸的人生咨询栏看到一则读者的投书,说自己对「九十岁妈妈的任性」吃不消。专家的回答是:「九十岁妈妈任性的时日已经不多,请对她多一点温柔包容。
 

的确,专家所言不假。然而,照顾九十岁妈妈的投书读者如果年已七十,而他的照护任务还有十年要忙,那么他自己的时日也同样不多了。或者,这位投书读者是四、五十岁的壮年人,为了照护妈妈而牺牲自己的生活与事业……
 

因为内情不详,所以只能任凭臆测,但是会特意投书专栏寻求建议,本人应该是已经陷入窘境。没有人愿意无情对待自己的双亲,这位答复人生咨询专栏的专家或许是缺乏照护经验,才会做此回复。
 

然而,纵使是深知照护辛酸的人,也不至于回答:「狠狠教训老妈妈,要她别耍任性。」更断不会建议:「把老妈妈背到姥捨山(注:战国时代,某藩主规定家中60岁以上的老人都要丢到山中丢弃,故称为「姥捨山」。)丢弃了事。
 

那么,这个问题可有正确答案?当前的国家政策朝向居家看护的模式推进,这也意味着应该由社会负起责任的照护工作被强加诸给家属去承担,形同「不只是把被照护者,更是把家属一同丢弃到姥捨山。
 

妈妈在卧榻上无法自行翻身,也不能坐起,衣服汗湿了也无力自行更换。这样的老人家光是让自己活下去已经费尽心力,再无多余心思顾虑到周遭人的状况。所以她全然不顾女儿们的时间或方便,不分白天晚上的按呼叫铃。
 

当她说衣服汗湿了要求更换,你即使告诉她:「我的油锅正在炸天妇罗,可以稍等两三分钟吗?
 

她也完全没得商量,坚持说:「不能再等了。
 

她的要求向来都是「不能等」。
 

父母幸福的晚年
 

我人在东京的时候,大坂的妹妹不时会打电话给我,一说到妈妈的任性,她就不停地忿忿抱怨:「真叫人超火大。」有了妹妹的证言,我们姊妹两开始一个劲儿地说起妈妈的坏话。最后,妹妹总是宽容的说:「算了,一个人能活到九十三岁,会变得自我中心也是应该的吧!
 

我则安慰她:「谁叫我们没有其他人可以帮忙照顾!
 

最后的结论是:「自己的妈,没办法。
 

照护花费实在惊人的时候,我也会向妹妹发牢骚说:「我都快哭了!
 

不准哭!」妹妹会对我当头棒喝。
 

像这样,有姊妹彼此分担,多少缓和照护的压力。有人和自己站在相同立场,共赴照护修罗道,实属万幸。我和妹妹都是「同一个娘的女儿」,这样的共同立场比什么都有用。正因为我和妹妹立场相同,所以才能够说几句老妈妈的坏话,稍微缓一口气。换成是对自己的另一半或近亲的哪个人抱怨自己妈妈的不是,总会觉得心不安。
 

对于受照护者情非得已的恣意任性,照护者如果认真计较,自己一定会崩溃。因此有必要稍微退一步,客观看待事实,寻求某种可以让自己转化坏情绪的方式或支援系统。又或者不把现实当现实,而视为游戏的一环,也是个方法。
 

站在照护者的立场来说,自己不只是要照顾别人,自己的心情也非得照顾不可,因此是非常忙碌的。
 

不要自己的孩子将来承受照护之苦
 

我决定在《周刊朝日》的专栏发表照护妈妈的连载时,几位朋友纷纷连络我说:「我要让女儿们都来读你的专栏,做为将来需要照护时的参考。」大家说的都是「女儿」,却不见「儿子」出场。
 

照护一直以来都被定位成是「妻子」「女儿」「媳妇」等「女人家的工作」。但是如今,妻子需要人照护的案例也不少,而膝下无女、儿子又没结婚的家庭也越来越多。根据统计,丈夫照护妻子、儿子照护妈妈等的男性照护者,占所有居家照护者近3成的比例。
 

需要照护的人口增多,现今的局势已经演变到光靠女性还不足以应付照护需求的地步。
 

说要让女儿读我专栏的,清一色是男性。不少男人因为照护自己双亲的责任都落在妻子头上,自己乐得在一旁凉快,才会说得如此事不关己。
 

事实上,会这么想的人,都是没有过照护经验的人。如果尝过亲手照护双亲的辛劳,断不会想要让自己的子女将来也承受同样的苦。这是为人父母者很自然的疼惜子女之情。「照护自己的双亲直到最后,轮到自己需要照护的时候,却不愿给子女添麻烦」,这样的双重标准可说是深入许多父母的骨髓。照护就是如此严酷的一件事。
 

我希望能够让自己的妈妈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妈妈」,因此丝毫不觉得照顾要介护度五的她是自己的负担,也没有丝毫怨怼之意。
 

无论如何,只要她老人家活着,就能给我支持的力量。目前的我不惜投入大把时间、体力与财力,最大的心愿只为维持妈妈稳当的生活。对我来说,这比任何事都叫我心安,而且感到开心。
 

尽管如此,我不要自己的孩子将来承受照护之苦。
 

也有人问我:「老师亲身体验过照护的种种,可有想过自己将来要什么样的照护吗?」这又是没有过照护经验的人才会问的问题。我的确思索过自己将来想要什么样的照护,可是我的回答并不符合大家的期待。
 

以人际关係而言,我绝对不能容许建立在对方感情或牺牲上的照护。不能只因为刚好是亲子,就以照护之名剥夺对方的时间。我希望自己的照护能交由专业的照护工作人员,透过「金钱契约」得到照顾。如此直接了当、毫不掩饰的回答,就是我所期待的理想照护模式。
 

2005年,俵萠子出版了着作《不需要孩子照顾的死法》,作者陪伴妈妈经历过可怕的病痛折磨,不想让自己的子女日后也遭受同样的苦,因此自己预先做好万一的准备,五年间走访大约一百所照护养老机构,本书就是其取材汇整而成。
 

书名「不需要孩子照顾的死法」说得贴切,这是明白照护现实的人做出的终极选择。
 

然而,事情与有没有孩子其实无关,任谁都能受到「不需要家人献身」的照护,这才是真正的福祉社会应有的样貌。
 

  • 上一篇:阴暗老旧的老房子,如何改造的明亮舒适
  • 下一篇:52岁山口智子谈婚姻:同样的路不同风景也很幸福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