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养老新闻 >
日本、瑞典如何规划像家一般的养老机构?
时间:2017-12-19 11:28 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作者:60+ 点击:

在美好晚年专栏中,一方面介绍瑞典老人健康促进的规划与机构式照顾,另方面也思考中国迈入「老人国」可以有哪些政策改变与准备,让我们可以活得老、活得好。由于瑞典有较无污染的居住环境、较好的劳动环境与社会福利政策,让人得以有较健康的生活,使得老人往往能在家独居、在原本熟悉的社区中老化,并且卧病时间较短。

当中国整体环境还有待努力之前,还是有较多生病(或长期卧病)的老人,因此仍须思考什么是我们想要的「中国」。

 

日本养老机构
 

非营利的照顾机构
 

在中国,如果老人无法独立生活,需要二十四小时的照顾,常见的安排是聘请外籍看护在家照顾,或是家人(而且常是女性家属)在家照顾。而无偿在家照顾的家人则往往得牺牲工作,不但无法经济独立,也常因为缺乏休息而有各种身心症状,极容易成为下一个需要照顾的病人。因此,在没有聘请看护或家人无法全职照顾的情况下,就得将老人送到安养中心。
 

我曾与中国南部关心老年照顾的朋友会谈,其中一位常跑部落、机构的社工分享,当他到机构访查时,也会顺便为自己的将来寻找适合的照顾机构,却发现只能以极低的标准来评估─包括一进入机构没有闻到异味、里面的老人还保有活力或笑容,就已经十分难得。
 

现在的照顾机构常见的问题,在于大多仍属营利,如何聘请便宜人力以获取最大利益,是雇主的基本考量。低薪的照顾者常得面临过重的照顾负荷,必须包办照顾、打扫等所有工作。为了方便管理,有些机构会让受照顾者处于低活动的状态,甚至协助受照顾者吃安眠药休息。
 

对于照顾机构也有相关规定,然而为了防弊,种种繁复规定到后来只是让大型营利机构较容易生存,而较小型的机构因为无法符合各式标准而必须关门;此外,由于大型营利机构并不会到「无利可图」的偏乡开设照顾机构,将让许多需要受照顾的老病患者无照顾机构可去。同时,一条鞭式的法规也可能让原本较有利照顾者及受照顾者的机构因为不符合法规,也必须关门。
 

在家般的照顾服务
 

为了让照顾者有较好的劳动环境、让受照顾者得到较好的照顾,「非营利」的照顾机构,以及「受照顾是人民的基本社会权利」是两大基本原则。目前《长期照顾服务法》的财源及施行细则未定,人民必须要求政府坚守这两大基本原则。
 

如果政府仍未将「照顾」视为国家应担负的责任,极有可能开放更大量的外籍看护、发放微薄但占预算甚多的照顾津贴,以及开放营利业者经营照顾机构,使政府可以因此而继续不作为,让个别家庭、社福移工承担照顾工作,或放任业者在照顾市场中营利。
 

日本养老机构

日本老人照顾机构规划可升降的沐浴设施,让肢体不便的老人也能轻松沐浴。

 

日本养老机构

日本老人照顾机构的共同活动空间,无障碍空间及面对面小,让各种状况的老人能自在交流。
 

从中国既有及国外经验中可以发现,如果将照顾服务视为人民的基本社会权利,就有可能发展出各种不同的、以受照顾者为中心的照顾服务。

例如,日本有社区式的照顾之家,几位老人同住,像家人一般,由较健康的老人照顾失能的老人,只要再配置医疗照顾者或社工协助,即可一起生活;瑞典的长照机构也强调老人的自主性,透过老人共同的音乐、运动、烘焙等活动,让机构中的老人参与布置长照机构、设计日常活动(例如,与照顾人员一起到社区二手店买东西,布置出剪发区互助剪发),让需要长照的老人即便在机构中也有「社区感」与健康促进的机会。

这些以人为本的设计,往往需要让照顾者在工作中得到应有的报酬、休息与尊严,才能让他们愿意在繁重的照顾工作中投入,并得到成就感与情感回馈;也需要让受照顾者有机会发挥其还能完成的项目,而这些都是只重「管理」与「防弊」的巨细靡遗法规无法创造出来的。

 

 

瑞典养老机构

瑞典老人照顾机构设有瑞典老人家熟悉的织布机,边做手工边聊天。
 

如果我们用「家」来想像一个照顾机构,以受照顾及提供照顾的「人」为中心,中国可以有不一样的长照服务,更美好的晚年。
 

  • 上一篇:50岁后的林住期,放下包袱重新思考人生的意义
  • 下一篇:50岁后的小房子居家生活:空间变小,生活更丰富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