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养老新闻 >
不管到了几岁,都要做自己生命的主人
时间:2017-12-18 09:45 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作者:60+ 点击:

今年四月,当我在美国硅谷带领银发创新参访团时,有机会和Aging 2.0 的Chief Elderly Officer 、现年84岁的Dr. June Fisher坐下来请益,她特别用Aging字母A开头选了10个关于老年或体会迈入老年的字,送给参访团团员,其中第一个就是autonomy(自主)。
 

当时觉得会选择这个字应该和Dr. Fisher个人背景有关,她独居、退休前是医生,退休后即便行走需要助行器,她依然非常积极和努力地参加各种活动,贡献所学。在长者想要的需求中,她这样的人把「自主」列为第一位真是一点也不奇怪。「但若是其他人,可能未必吧!」记得当时自己心中默默这样想着。
 

但我错了。日前智荣基金会龙吟研论公布了他们搜集了来自全台人士所做的「乐乐活大家讲」大调查,在回收有效的 68,323 份有效问卷中,50岁以上者32051人,佔了47%,猜猜看这群人最大的需求和困扰是什么?
 

老龄生活
 

34.6%的人回答:「自己打理生活」。
 

「自主」,是全世界长者共同的想望
 

的确,提出划时代新点子、创办荷兰终身公寓的Dr. Hans Becker 曾说:「人,无论几岁;也不管身体是否有障碍,永远都想要做自己的主人。」他因此创造出以快乐自主为核心价值的终身公寓,改变了无数荷兰长者的生命历程。
 

龙吟研论的这份调查是台湾地区第一次大规模取样长者,希望针对在地长者的老化面貌提出更清楚和完整的勾勒,虽然塬来预计可以有20万长辈填答的目标没有达成,但在过程中,团队上山下海,走访大小乡镇,甚至离岛偏乡,就是希望让这份报告越接近台湾地区中老龄者的真实面貌,其用心非常可贵,其努力也值得肯定。
 

这份报告的初步研究证实了「在地安老(Aging in place)」的想望,不管是在台湾地区或美国,甚至全世界,都是一样的。根据AARP的研究,美国有高达九成五的人希望可以在自己所住的房舍中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非不得已不要搬进安养院。
 

在日本,许多长辈相信能在家中走完最后一程,是人生最幸福的事,因此开始了日本「在宅医疗」的革命,台湾地区也有由余尚儒医师等的在宅医疗协会在推动相同的理念。
 

这些想法和上个世纪流行的集体养老有很大的差别。尤其是在美国,许多塬本以提供连续性照顾养老社区(CCRC)为主的产业主,因为看到新的调查结果,已经在积极寻思如何改变模式来更好地提供服务给新一代的长者。
 

围绕着在地老化需求而兴起的商机,则是所有产业看好的下一个红海,从建筑设计、居家改造到科技新创产业,在在都在思索如何因应未来的「三多」银发族群──「多为女性」、「多为独居」、「多想独立生活」,也就是以Dr. Fisher这样的人来作为样本,围绕其需求进行相关的设计和发想。
 

台湾地区呢?过去我们虽然也听到很多长者说他们现在最不希望的就是麻烦别人,或是听到他们说,活到这把年纪能做到的就是不要给子女添麻烦,把自己照顾好就对了。但现时社会对这样说法的回应是消极的。

根据龙吟研论的这份调查,有高达八成五的50岁以上人士与子女同住,因此我们惯常的反应是把这样的说法连结的亲子关係的处理,却没有想到台湾地区有一群「新新老人」– 婴儿潮世代,他们和全世界老人一样,不管有没有小孩,他们都希望可以生活自理,独立到老。

 

所以我们该用什么样的想像和设计来回应这个他们大声说出来的需求呢?
 

面对超老龄社会,从「防御」转向「进攻」
 

首先,我们要正视这个论述的内涵,并用更积极的方式去回应。时下台湾地区社会对于老化的想像就是直接跟长照连在一起,也因此回应的想法多是被动性的思维,例如:当长辈说不想变成儿女的负担,我们想着是怎么样引进更多照顾的人力来帮助儿女,减少照顾离职的需求,或是家人照顾的悲剧:也有可能是想着如何让老人财务充足,可以有足够的钱请人来照顾自己;或是建置更多的保险机制,透过长照险去布建这样的安全网。
 

老年自主生活
 

这些,都是「防御性战术」(defensive play),只是想着因为一定会走到照顾这一步,所以就一直想着最坏时怎么做就好了,而忘了在走到那一步之前,还有许多其他的可能和机会。
 

面对老龄社会,想要翻转长照,一定要把这种防御性战术(defensive play)的思维转换成「进攻型战术」思维(offensive play)。什么是「进攻型战术」? 就是不要一直想着怎么不输?或是少输?而是如何可以大胜?或是逆转?不管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处在下风。
 

建构这样的心态非常重要,尤其是产业界或新创圈,如果只抱着少输为赢的心态,是绝对无法在新的老龄世代取得致胜先机的。因为翻转后看到的视野和想出来的对策完全不同。
 

如果只是把老人看成不要变成负担,那我们想着就只是怎么不让他们倒下去而已,提供的是休闲式的活动与支援;如果我们看着他们,还觉得他们可以贡献所长,是生产者,而且藉由生产的过程,他们可以达成自己照顾自己的想望,社会也可以因为他们自己照顾自己而减少医疗的支援,那我们就会努力朝怎么让他们成为生产者去设计,我们的劳动政策和思维针对中老龄者就会有更多不同的想像,也能提供更有弹性的设计和规划。
 

说起友善老龄社会的指标,台湾地区在某些方面,例如医疗保健和家庭关係,可能在全世界名列前茅;但谈到老龄就业,或是退休人力再运用,因为一直没有宏观的计划和相关的配套与政策措施,完全是敬陪末座。

数据显示:台湾地区许多人约50岁左右就离开职场,在亚太地区中算是早的,但退休人士再就业者非常之少,只有约8.8%,远低于中国大陆的36.4%、韩国的31.3%、新加坡的25.8%和日本的22.1%。

 

现在政府把推动长照2.0视为台湾地区进入老龄社会最重要的一帖药,好像那是台湾地区面对人口巨变的唯一解方,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以长照为主导的老龄政策,没有顾虑到中老龄长者的积极性和潜力,再加上缺乏更宏观的规划,自然也没有跨部会间的整合和推动计划。

其实想要同时照顾老人又做到经济成长很简单,就是想着如何让台湾地区这群闲置的中老龄者都成为生产者,让他们有一份收入,或是让他们有机会再投入社会,做自己想做的事,又可以回馈社会,那么台湾地区的经济成长一定会起飞。

 

  • 上一篇:60岁后找爱情,别让年龄成了幸福的绊脚石
  • 下一篇:父亲的剪纸课:不论到了几岁,都要热爱生活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