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养老新闻 >
老人照护:照顾者,别忘了你也是该被照顾的人
时间:2017-12-05 11:38 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作者:品质生活 点击:

编按:本文作者松本秀夫是日本运动主播。迈向不惑之年,正处在事业顶峰的他,老妈却得了失智症。自此之后,母亲流浪数家医院、不同医师有不同治疗、必须服用大量药物、面对失控的副作用、发现照护机构的黑暗面……意外有如变化球接踵而来。
 

作者与失智母亲同居的七年间,是恶战苦斗,也是一段最后与母亲相处的温暖时光。母亲过世后,身为照顾者的他,写下这段漫长生涯的心路历程…。
 

照顾老人
 

假日的卡拉OK


假日会尽量由我或老弟来照顾老妈。如果连假日都找照护员帮忙,经济上会受不了。
 

不过,如果和老妈整天在一起,要是不出门,就会变成时间上有点受不了了。
 

由老弟照顾时,他们多半是到吉祥寺东急百货四楼的「幸运草」咖啡厅吃个草莓蛋糕再回来。我的话,我经常带老妈到开车二十分钟左右的卡拉OK店去。喜欢香颂的老妈会唱她的拿手歌曲〈爱人,我不能没有你〉、〈爱的赞歌〉。在我还是学生的时候,老妈为了像越路吹雪那样会唱歌而去上歌唱教室,她会在自家厨房里用假音唱副歌部分,那种唱法分明是在胡闹,且歌词是瞎掰的:「♪燃烧生命的单相思啊!」还边唱边自己哈哈大笑呢。
 

〈不是个东西〉也一样,「不是个东西∼,不是个南北∼,不是个东西南北∼♪」乱唱一通。不禁想问:「老妈,你真的喜欢香颂吗?」然而, 现在老妈唱歌完全没感情。〈爱人, 我不能没有你〉的歌词塬来是这样喔……。我边听那有气无力、没有高低起伏、乾巴巴的歌声,边看着歌词字幕,好不悲伤。
 

每次都唱得有气无力,但二○○六年十二月十日,老妈用有评分功能的卡拉
 

OK唱〈昂首向前走〉时,就唱出八十九分,可见她的音感还在的。〈时光流逝〉、〈樱桃成熟时〉……。老妈唱的香颂,歌词全像在描写她的人生。不会吧,她怎么可能从学生时代就预感到这样的人生而喜欢上这些歌呢……。
 

二○○七年六月二十九日,我带老妈去吉祥寺一家专门表演香颂歌曲的歌厅「La Belle Époque」。
 

这天的演唱嘉宾有嵯峨美子。这位香颂歌手老妈很熟,她在九○年代初去「银巴里」听歌的时候,嵯峨就经常在那里表演。大概是老妈主动的吧,不知从何时开始,两人一直有书信往来。
 

我还记得,有一次老妈信的开头想写:「悬铃木的叶子随北风翩翩起舞……」这种香颂风的句子,还问我:「你觉得怎样?」打了好几遍草稿后,才将这种文章写在画着巴黎郊外景致的风景明信片上。

当收到回信时,老妈总像小孩子般欢天喜地。老弟上网查到嵯峨定期在吉祥寺的歌厅驻唱的消息。这老弟真是好样的。这天,太久没见面了,嵯峨被我们吓一大跳。看着失去表情的老妈,她说:「你要赶快好起来喔……」并流下泪来。这晚,嵯峨只唱四首歌,竟有三首让我们点唱。老妈一直在泪眼汪汪,我也忍不住。

 

后来,我和老弟还带老妈去「La Belle Époque」好几次。向来在意口水而无法专心的老妈,来这里却能静下来专心听歌,真不可思议。顺带一提,「La Belle Époque」是法语,意思为「美好年代」。对老妈而言,这是少数让她忆起「美好年代」的店,只可惜二○○九年十月关门,而之后,要带老妈到较远的地方听歌也变得困难了。虽然嵯峨与老妈日渐疏远,但老妈的丧礼,她仍在百忙中前来参加,我借这个机会,再次向她表达谢意。
 

在卡拉OK,老妈不只唱香颂,也用破英文唱出〈Love me tender〉、〈Pretend〉等西洋歌曲。果然,她与老爸共度过美好的青春时光啊。只是,唱个三十分钟就累了,就会说:「要不要回家了?」我为拖延时间便说:「那换我来唱吧。」三人一起去的时候,老弟常会搞笑,例如唱那句流行歌的歌词:「上班族真∼是轻松啊!」老妈则会应酬似地「嗬嗬嗬」笑着说:「好好玩喔。

如何才能让老妈生锈的齿轮动起来!对老弟、对我而言,都是非常难解的课题。再怎么硬撑,卡拉OK顶多撑一个小时。老妈会说:「我累了,回家吧。」我便说:「唉呀,那去外婆家好了。」看看时间,才早上而已。如何消磨一整天,也是一个迫切的问题。

 

照顾老人
 

短暂的滋润


位于大楼里的这个家,动辄剑拔弩张,幸好阳台的花花草草为我们带来了色彩。这些花草不是种在地上,主要是种在花盆里,我想利用阳台及阳台对面小小庭院里的植栽来滋润老妈的心,并滋润我自己。
 

二○○七年年初,好像是从照护机构拿回来的吧,我将瑞香花插在花瓶里。瑞香花因香气怡人而颇受欢迎,这株瑞香花在花谢以后还长出新芽,于是我把它移到花盆里,适度浇水,结果就这么落地生根了。这株瑞香花于插枝四年后首度开花,当时我真乐翻了。
 

我还种了万寿菊、牵牛花、向日葵、剑兰等,阳台一片花团锦簇。老妈生日时,老弟送来一盆十锦花卉,其中的常春藤插技后也长得很好。只可惜,老妈喜欢的满天星不开花。有时,老妈帮我浇水时,会用平稳的语气说:「好漂亮啊,这是什么花?」我想,老妈应该有点喜欢吧。
 

此外,这是我的兴趣,我在家里摆了几个水槽,一开始是金鱼,后来居然养了我钓来的草虾和刺鳍鱼。刺鳍鱼需要时常更换新鲜的海水,因此我去海钓还得特地拿保特瓶装水回来,真是不辞劳苦。而我国高中时就是观赏鱼的鱼迷,还参加生物社团的鱼类组。看他们在水槽中悠游,我便压力全消了。不知为何,老妈很喜欢草虾,她会一边喂饲料粉一边说:「虾子好可爱喔。」有时还会说:「鱼饲料可以吃吗?」不知闹真的还闹假的,可把我吓死了。
 

小乌龟(草龟的幼龟)真的好可爱,但他日渐衰弱,在二○○八年我到北京采访奥运时死了。小乌龟必须晒太阳才长得大,我把他养在几乎不见阳光的房子里,怎么可能长得好。我觉得,老妈的病和日照不佳也多少有关吧。
 

二○一○年春天,我从阿佐谷的钓鱼池带回来三只长三公分左右的金鱼,其中一只现在还活着,已经长到十公分了。这傢伙要是会说话,一定会老是念我:「喂喂,对老妈好一点喔!」这只金鱼,或许是将我们家天翻地覆的情景一一烙印在眼底的唯一活证人吧。

 

  • 上一篇:心灵年轻的人,有双总是发亮的眼睛
  • 下一篇:父母老后谁来照顾?应该提前说清楚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