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养老新闻 >
琼瑶专访:愿生如火花,死如雪花
时间:2017-12-04 10:27 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作者:品质生活 点击:

如果把琼瑶的一生,65部作品,79年的岁月,都化为一个字,那个字肯定应该是:「爱」。

琼瑶25岁出道的第一部小说《窗外》(电影由林青霞主演),一推出即受到瞩目。之后,以浪漫爱为核心的作品,从小说、电视剧到电影,每部都畅销,建构了台湾与对岸自七零年代至九零年代的琼瑶爱情王国。激动万分的男主角,泪如珠串的女主角,在压抑保守的年代,多少释放了年轻男女心中对爱情的奔放渴望。


琼瑶作品琼瑶和平鑫涛共同打造了很多事业。外人多以为琼瑶不食人间烟火的,但其实在事业上,琼瑶也相当能干。她曾因为平鑫涛不能入港,单独到香港,和片商们谈判签约、帮皇冠收款。

65部作品,每部几乎都要挖心掏肺、水里来火里去地重谈一次恋爱,有多困难?大部分的人,尽管曾再怎么为爱疯迷,终究很难抵抗岁月磨平与冷却某些对生命的热望。然而,却很少人探问,何以琼瑶写爱情,却能从20几岁一路写到60几岁可以「从未冷却」?

如果有台摄影机,把她与丈夫《皇冠》创办人平鑫涛真实生活的细节拍成一部纪录片,所有的小说就都不意外了。真正最好看、最美的爱情故事,就在琼瑶的家中。两人的日常生活,比小说更浪漫,供养着作品的能量,相守数十年。

家中一景一物 都是平鑫涛爱的情书


琼瑶与平鑫涛的宅邸「可园」,一景一物,其实每件都是平鑫涛爱与热情的记号。

客厅茶几上,放满了十几只大小造型鸭子。为什么那么多鸭子呢?琼瑶微笑轻声道:「喔,因为,鑫涛喜欢鸭子。」

庭园中池子里亮橘色游来游去的肥锦鲤,亦是平鑫涛的最爱。琼瑶在书中描述,为了照顾这些爱鱼,他放水进去、放水出去、除虫、捞树叶、开车到大老远的山区请教专家……,曾被她笑「比伺候老婆还殷勤」。

草皮上约六层楼高的火焰木,则是平鑫涛为了讨太太欢心,发挥三寸不烂之舌,28年前说服了园艺家将树移植到可园来。盛夏之时,强壮的枝干高耸入天,艳橘的花朵盛放,满布在可园的小天空里。


火焰木火焰木从深山移植到可园已经快30年。花开花谢,悠然自在,让人对它的生命力肃然起敬。

从物思人,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传递出很强的能量,套句年轻人的用语:「很闪」,无法不看见——就像平鑫涛这个人。

当所爱的东西都从记忆消失 生命剩下什么?


形容起平鑫涛,琼瑶用了个生动的字:他是个很会「闹」的人。

每逢琼瑶生日,平鑫涛每次都有疯狂之举。他曾经在花园的草地上摆满几百盆小小小盆花,每盆只有马克杯大小,排出了一句话:「Happy Birthday to My Dear Wife」,也曾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偷偷说动飞机上的空服员,为琼瑶庆生,引起所有飞机上头等舱的乘客,对着琼瑶唱生日快乐歌。

琼瑶平鑫涛合照琼瑶和平鑫涛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合照。琼瑶自述:「那次在拉斯维加斯,鑫涛为了怕我输掉旅费,把我拉出城去郊游,结果我依旧出状况。我的个性中,有很任性的时候,会突然做出一些意料之外的事。他对我这点完全无法控制,认为我是个「麻烦人物」,却拿我无可奈何!」

写给琼瑶的情书平鑫涛写给琼瑶的卡片,封面都会写着:「亲爱的老婆」。然而,当他失智到中重度时,已经不认得这些卡片。

生活细节上,平鑫涛更是贴心之至。琼瑶睡眠品质一直不好,他会用文书夹把两片窗帘夹起来,把房间的大灯小灯关掉,把不透明胶布剪成许多小小的方块,贴在房间的每个开关上。把踢到下的拖鞋放好,一定是正向放,免得琼瑶夜里找不到鞋子。

除此之外,平鑫涛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食主义者。琼瑶说,他常常会找借口,「琇琼(琼瑶的媳妇)从大陆回来了,我们去吃某餐厅?」「可嘉(琼瑶的孙女)是不是毕业了?大家庆祝吧。」「他常常把全家都带去吃饭,其实是自己嘴馋。我们就跟着他跑餐厅!」琼瑶笑着说。

平鑫涛爱电影的程度,更被琼瑶形容为「疯子」,有回平鑫涛与琼瑶旅行欧洲两个月,一共拉着她看了50部电影!

然而,2002年开始,这对彷彿不曾老去的夫妻,开始面临生命中严峻的挑战。平鑫涛开始大小病不断,先是带状疱疹让脸腐烂,而后神经痛让右脸麻痹,眼睛大小不一,那时,都还可以靠着照顾与医疗逐渐复原。

然而,当失智与中风临到,平鑫涛这个爱妻、爱玩、爱吃、爱动的强人,生命中所有的「爱」可说都被剥夺了。不能行动,他再也不能去旅游;插上了鼻胃管,不能进食,也失去了品嚐美食的乐趣。当记忆一点一滴消失,那些喜欢的电影与玩物他已一无所知,最终连琼瑶他都不认得了。生命还剩下什么?

琼瑶心痛地说:「这些曾经让他活得那么精彩的东西一件一件,都从他生命消失了。现在的他只能躺在一张床上,卧床一年多,偶尔睁眼看看天花板,这是他最害怕的人生啊!」

鼻胃管应当是为了治病 而不是延长死亡


其实,在两人还健康时,就曾讨论过死亡。琼瑶曾经告诉平鑫涛,「如果我们当中有一个人要先走,另一个人就陪着一起吧。你比我大十一岁,应该会比我早生病,我愿意陪你一起死!」

那时的琼瑶还异想天开说,「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穿得美美的, 一起走有多好啊!」没想到,被平鑫涛骂了回来。他告诉琼瑶自己的原则:「生是自然而来,死是自然而去。」

平鑫涛自身对于「死亡」的态度,关键就是:「自然」两字。

2014年,他在经历一次小中风时,就曾写下一封信交代自己如果病到昏迷不醒时,不能做的各种医疗行为,叮嘱「不要送进加护病房、不要任何管子与医疗器具维持性命。」

夫妻感情至深,他担心自己先走后,琼瑶会真的「一起作陪」。琼瑶的秘书淑玲表示,平鑫涛还曾特别交待她,一定要好好照顾琼瑶,要防止她因为平鑫涛先走、悲伤过度自我了断。

插管延命可说是「加工活」,自杀是「加工死」,都是非自然的。这都不是平鑫涛乐见的。

2015年,平鑫涛曾经因发烧急救插过一次鼻胃管,当时医生告知琼瑶,平鑫涛的手一直去拔管,总共插了四次才成功。平鑫涛看到琼瑶,不断和他求救:「救我!」甚至喊着「不要开刀!」其实,那次并没有开刀,但可见在平鑫涛心中,插管和开刀一样痛苦。2016年2月29日,平鑫涛躺在床上,就忽然意识不清,呻吟不止,被诊断为大面积的脑中风,加上原有的重度失智,医生认为是「不可逆之绝症」,却自此插上鼻胃管,琼瑶心痛不止。

身为枕边人与一路以来的照顾者,她确切知道,平鑫涛这样求精彩的人,之所以先前要写下拒绝医疗处置的交待信,就是宁可「轰轰烈烈地活着,也不要凄凄惨惨地躺着!」

在负能量中追求正能量 替社会所有失能老人而写


由于琼瑶从不曾接受媒体访问,加上平日足不出户,一般人对琼瑶的个性仅能从小说的女主角中投射,以为她纤细、脆弱、浪漫,许多网友是在她陆续贴出的脸书文章中,才更加认识她的感性!

然而,真正与琼瑶接触谈论此议题,会发现面临照顾议题与实务,她反而是理性、坚定与务实的一方。

平鑫涛罹患带状疱疹时,他一边的脸腐烂,琼瑶必须拿着棉花棒不断清疮,把结痂的部分剔除,涂上药膏,再用人工皮盖上,每三个小时就要把纱布拉开查看一次,二十四小时不能睡,连续几个月。她从一个被宠爱的小女人,学会成为一个坚强的贴身护士。

为了理解失智症,她把所有的书籍全部都阅读过。即便看着最爱的丈夫不断煺化,她仍坚守一个原则:「要让他开心。」

失智确诊当日,她与医生通完话后,满脸眼泪。她与平鑫涛的卧房是相连的两间房,两床之间距离20步,她就走到20步以外的距离哭,眼泪绝不让他看见。「我在他面前是笑,但是走到我的房间里,眼泪就掉下来了。这个没办法,这也就是爱,是不是?」

她也告诉自己,悲伤仅止于那一夜。她让儿子孙女也加入「让爷爷快乐俱乐部」,晚餐后哄着爷爷,让他开心。平鑫涛失智在家时,她也把童年时的游戏端出来玩,喊着「金锁银锁,咔拉一锁!」时,一人的手指顶着另一人的手掌,看能否抓住,大家一起当五岁的小孩。

即便曾痛苦得想自杀,她仍记得丈夫的叮咛,时时保持着自己的健康。除了平日食物请教营养师调配,采访这天,爱美的琼瑶一身亮丽红衣,底下却踩着休闲的白球鞋拍照,不穿高跟鞋,她说,「是为了舒适,也避免跌倒的可能。」

琼瑶说,「当你最爱的人,生命将尽时,爱是为他继续活下去!爱是把他的信念优点传承下去!而不是用各种管线强留他的躯体。」

她时刻提醒自己,自己经历的是悲伤的事,但一定要用正能量面对,至少让平鑫涛看到是会微笑的妻子。这本书她也定位为是本正能量的书,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所有那些躺在安养院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卧床老人,以及所有心力交瘁的家属而写。

爱不是强留人的躯壳 而是学会放手


「我希望这不只是一本书,这是一场从教育、医疗到法律层面的社会运动。」琼瑶说。

「从生命降落之时,就注定会死亡。然而,台湾社会教育体系中,从小缺乏死亡教育,大家接收关于死亡的印象,几乎都是负面的。在医疗的层面,许多医生对于放弃急救的子女,也会冷眼看一下,彷彿一种无声的责备。」

然而,这几年她常跑医院,发现高龄病患的共同点,就是没有一个会笑。婴儿生来会笑,但是插着管的卧床老人,生活里只剩痛苦。当人失去笑的能力,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品质?

根据统计,台湾失能老人平均卧床时间大约八年。一位荣总的医师告诉琼瑶,长照中心的老人,第一年子女还会去看,第二年就会减少一些,第三年就更少了,最后常常病人一个人死去。

她有感而发地说:「很多儿女会被『孝』字绑架,认为让父母有心跳、有呼吸才是爱。」如果还能救,她不会放弃希望。但当医生已经明说,病人只剩下一条路,就是通向死亡,给他插了管,只是让他痛苦的躯壳延命,但不会让他好,这是何等残忍?

「爱到极致,不是强留人的躯壳,是学会宁可把痛苦留给自己,也要对最爱的人放手。」琼瑶说。

力倡「病人自主权利法」:人能安乐生,为何不能安乐死?


琼瑶希望透过这本书写下亲身经历,力倡《病人自主权利法》。如果病人自己先行立下表明不要插管、不要气切的声明,就应遵照本人的意志。

「这个社会,早就通过了一件事,叫做『安乐生』,当你产检时,孩子不健康,你就可以合法的堕胎。当人身上已经有多种病,老得必须死了,且已经过得生不如死,为什么我们不能帮他解脱?我们可以接受安乐生,为什么不能安乐死?」

她说,「生是起点,死是终点。中间那条路,才是生命的精华。死亡并不可怕,它只是生命的『终站』。但是,把死亡加工延长,那才是人类发明的恶梦!」

面对生命中的最后、也最艰难的一堂课,琼瑶如此写下:「生时愿如火花,燃烧到生命最后一刻;死时愿如雪花,飘然落地,化为尘土!」

  • 上一篇:老年爱情观:如何对老伴保持心动?
  • 下一篇:日本老年偶像天团KBG84:互相照顾,一起欢笑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