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养老新闻 >
老龄日剧《安宁之乡》:人生如四季,有理解有释然
时间:2017-11-29 12:13 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作者:品质生活 点击:

「一起生活了50年的妻子死了,她是曾经在电视上活跃的女演员,5年前得了阿兹海默症。在老人照顾老人这样的状态即将到达临界点前,她彷彿看透了我的心意般,就这样离开了。虽然说来残酷,但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肩膀上的负荷消失了。我的名字叫做菊村荣,职业是编剧,从电视草创期开始,写了60年的剧本……」

这是日本知名剧作家仓本聪,今年4月在朝日电视台推出的新连续剧《安宁之乡》(やすらぎの郷)的开场。借由剧中主要角色之一菊村荣(石坂浩二饰演,75岁)的一番话,道尽了老年长照,特别是老人照顾老人的真实与复杂心情。

老龄日剧《安宁之乡》日本知名剧作家仓本聪(翻摄自Youtube:やすらぎの郷 予告动画 60秒)

深爱妻子的菊村在妻子律子(风吹纯饰演,65岁)罹患阿兹海默症之后,长达5年的时间裡都在照顾妻子。这段时间,儿子只偶尔来探视(儿媳妇则几乎没来过),照料事宜全靠老人自己动手。看着律子渐渐变成自己不认识的样子,渐渐地连自己也不认得,又因为长期看护,自己也没办法写作,两人的情感在阿兹海默的加剧和寸步不离的长照中,逐渐变成了负荷。

最终,彷彿明了这一切的律子放手而去,菊村伤心之余,却也觉得被解放,同时又觉得有这种感觉的自己实在过于残酷。经过千思百想,菊村决定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东京,和老友道别,搬入养老院「安宁之乡」。

超越现实又反映现实的「安宁之乡」


剧中的「安宁之乡」是个谜样的地方。这个极为高级的养老院并非有钱即可搬入,它采取邀请制,遴选机制和邀请过程亦极为神祕,只有对日本电视剧事业有过巨大贡献的自由业艺术家(领电视台固定薪水的人无法受邀),才有资格接获入住邀请,终生免费。同时,为了避免外界打扰,入住之后,入住者们几乎与外界断绝了日常的联系,亦都守口如瓶。因此,「安宁之乡」成为传说中的世外桃源,银发族的乌托邦。

《安宁之乡》的故事,起始于菊村搬入养老院后。在这裡,他遇到了许多往昔的老同事。他们互相帮忙,彼此解语,在各种荒谬可笑、动人肺腑却又栩栩如生的日常生活小故事中,带领观众一起对青春、世态、艺术、家庭与死亡种种,进行深刻反思。这些老同事年轻时,都曾经是影视圈呼风唤雨、红极一时的大明星,但年华不再之后,几乎没有可供发挥的角色可接。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翻腾汹涌,前浪也就理所当然地慢慢消失于大众的视野。

以往靠亮丽外型受人注目的前大明星们,对芳华不再、年老气衰的感触,肯定比一般人更加深刻有感。必须一提的是,饰演这群老同事的,分别是73岁的加贺真理子、75岁的藤龙也、76岁的浅丘琉璃子、77岁的五月绿等等,此外更有80岁以上高龄的野际阳子、有马稻子和八千草薰。他们的的确确都是昭和时代风云一时的大明星。

老龄日剧《安宁之乡》出演安宁之乡的女演员们。( 图片来源:截自朝日电视台官网)

仓本聪和他的银发族老友们


这个养老院的故事,演员的平均年龄高达78岁。82岁的编剧仓本聪,带领着一群与他同世代的银发族老友们,共同跟我们讲述一个关于老年的故事。

一群高龄老人一起工作,这乍听就是颇为让人担心的事情。新剧播映当天,仓本聪在电视节目《彻子的房间》(彻子の部屋)中,接受83岁的主持人黑柳彻子采访。当时,黑柳问道:「听说你用4个月的时间,写完全部130集剧本,不会太快了吗?」仓本聪毫不迟疑地答道:「因为担心自己没写完就死了。」

从这个访谈中我们还得知,《安宁之乡》这个剧本总共写了1170页,几乎等同于一部NHK大河剧剧本的页数。仓本聪还表示,一年多前他开始构思这个故事,动笔撰写剧本的中途,就有好几个原定的演员接连过世,另一些演员则因为记不住台词,而不得不辞演。可见,这部连续剧本身就是一个跟生命时间和高龄演员的身体状态赛跑的企划,是必须在剧本故事以外,也把「死亡」考虑进去的企划。(在《安宁之乡》剧中饰演重要角色的野际阳子,已于6月13日与世长辞。)

老龄日剧《安宁之乡》安宁之乡演员的平均年龄高达78岁。( 图片来源:截自朝日电视台官网)

考虑到高龄演员们的健康状态,剧组人员有不少特别的安排,比如为防止演员感冒,必须把摄影棚的温度设定调高;每天开拍前都得特别跟演员交代:「身体不舒服时,请务必直说」。此外,拍摄现场还有护理师常驻,以因应可能突发的状况。可以说,剧组为了这群高龄老演员做足了準备,煞费苦心。

此外,这部连续剧还有个特别之处:这是日本朝日电视台首次推出「午间剧」,每星期一到五中午播出,每集20分钟。

被问及为什么采用这种形式,并创设午间剧这个时段时,因体力关係已多年未执笔长剧本的仓本聪表示:「这几年,面向年轻人的『黄金时段』(golden time)电视剧,收视率持续下滑。而另一方面,我身边那些七、八十岁的老人们,每天早晨五点半醒来,却无事可做。就算打开电视,也尽是些新闻节目,没有电视剧播出。

因此,仓本聪决定「给自己看的连续剧,自己做」!从企划、剧本到演员选择全部自己来,意图打造出一个与「黄金时段」对抗的「白银时段」(silver time)。

然而,即便是仓本聪亲自出马,事情一开始也不太顺利。这项企划案连续被多家电视台否决,最终才得以和朝日电视台合作。仓本聪曾和朝日高层深谈,双方取得共识。他认为,比起黄金时段的复杂戏剧情节,白银时段应该着重于寂静稳重、疗愈人心,每天20分钟,一点一点地推动剧情,不设置过多的戏剧性悬念和情节反转,采取黄金时段所无法容忍的缓慢节奏,以「人情剧」的方式,产生使人安宁的力量。

老龄日剧《安宁之乡》一集20分钟的安宁之乡,以寂静稳重的步调推进剧情。( 图片来源:截自朝日电视台官网)

这种宁静温馨,也正是仓本聪一贯的风格。

与「死亡」和平共处


从主题、演员阵容到时段安排,《安宁之乡》完全是以银发族为主要视听对象而推出的新形态剧种。同时,参与筹画和推动新剧的,也尽皆是银发族。也因此,该剧播映前,日本媒体普遍对这部戏充满了疑问:这种养老院题材有人要看吗?有吸引力吗?这些七、八旬的老演员,还有收视率吗?

然而事实胜于雄辩,在如此冷清的午间时段,该剧首播就拿下了8.7%的高收视率。在富士电视台黄金时段「月九」(星期一晚上9点)都拿不到这种收视率的严峻态势下,《安宁之乡》可说打了一场漂亮的战役。

而这场胜仗,也让不少企业更加意识到,在65岁以上高龄者已占日本总人口1/4的今日,这是多么大的一笔生意啊。因此,目前已有不少IT企业,陆陆续续加入这块商业战场,积极推出以银发族市场为目标的安养计画和老人守护事业。据报导,光是「紧急通报」(*注)这项服务,2025年的市场规模,预估将从2016年的142亿日圆增至227亿日圆,上升率高达60%。

(*注)「紧急通报」服务是指大型IT企业与瓦斯公司、电力公司、邮局等单位合作,透过瓦斯用量、电器用量的规律纪录,以及邮件的收发纪录,观察并保护独居老人的生命和生活状态。一旦发现异常,马上到府确认,并通知生活在他方的家人。目前,LP瓦斯、乐天、东京电力、国际牌、日立制作所、日本邮政、IBM、NTT DoCoMo等公司,皆已加入这块商业战场。

除了高龄照护的问题,剧中也加入一些晚年须知的生活知识相关情节,比如遗书的重要性、信託的选择、赠与税、遗产赠与顺序,以及确定相关手续的正确方式等等。对于银发族来说,透过戏剧吸取这些法律常识,确保身后的权利,无疑比政府和相关单位的宣导来得有效用。

另外,继去年新垣结衣的「恋舞」引发狂潮之后,此剧则推出了「安宁体操」,让银发族观众在观剧之余,顺便跟着一起舒展筋骨,确保每日的基本运动量。除了银发族和中年演员们,剧中饰演养老院工作人员的常盘贵子,也加入示範行列。据说「安宁体操」已在银发族和上班族之间,获得不少好评。

自在而从容的晚年想像


事实上,本剧的观众并不只限于银发族,不少年轻族群或被称为Young old的五年级生也注意到这部连续剧,并在网路上引发不少讨论和好评。若要探究箇中原因,还是得把目光转到这群银发族演员身上。

剧中的菊村曾说过:「再光芒万丈的人生,也到了该思索如何结束的年纪。」仔细揣想,这其实不只是剧中人物的境遇,也是剧外每一位演员的真实处境。这部戏的主要演员都是昭和时代的大明星,他们在剧中初次登场时,画面上会适时插入他们年轻辉煌时期的照片,而剧情和角色设定也往往与演员真实的个人经歷相互穿插。

老龄日剧《安宁之乡》老龄日剧《安宁之乡》
剧情和演员人生的真实经歷互相穿插。( 图片来源:截自朝日电视台官网)

这种宛如重现昔日东宝、松竹、东映全盛时期的气氛,让这批老演员展现出现今的明星们完全无法复制仿效的纯粹、美丽与气势。这着实让对他们完全不了解的年轻族群,感到异常地惊艳与着迷。

这种惊艳与着迷,似乎让年轻族群对「衰老」一事产生了新的思考可能:我们对肌肤弹力渐失、肉体渐朽、青春不再的晚年想像,是否就只能是衰老、黑暗、恐惧、绝望,以及终点站死亡?这些当然都存在于晚年,但仓本聪和他的银发族老友们更想告诉我们:晚年不是只有这些负面因子。

在这群银发族演员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种经由年岁、生活经验淀积而成的智慧与光彩。他们或许失去了青春的外貌和健壮的肉体,但在失去的过程中,却也相对累积了许多细润无声的智慧,这让他们拥有对过往的释然、对老年生活的自在,和对年老的自己的自信,这在在都让他们一出场即带有浑然天成的万丈光芒

仓本聪笔下的养老院故事,并非着眼于老后的苦涩等死生活。这群老人虽然怀抱着对青春消逝的无力、对病痛和死亡的恐惧,同时也围绕着人类的核心问题思考,比如家族、友情、爱情等等。他们坦诚地面对内心对过往璀璨的难捨、对东山再起的期待、对往日青春的迷恋,以及处理钱财、人际问题时的小狡猾等等。

仓本聪无意美化「衰老」,也不给予这些银发族特别的长者光环。他想传达的是,人生如同四季流转,不管是年轻或老迈,人生的核心本质始终都是一样的,大家都有情有欲,有爱有憎,有相知有相守,有争执有怨怼,有理解有释然。

生命的终点无非是死亡,我们要用什么样的姿态去面对?仓本聪设定的「安宁之乡」虽然稍嫌过于乌托邦,但细细品味,还是可以发现他描绘的不只是剧本,更是真实的人生。透过《安宁之乡》,剧作家与他的银发族老友们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人的晚年不必然是一片漆黑,更不只有面对老衰死的恐惧和绝望。诚实而从容地老去,也是一个选项。

在人口老化、福利减少、养老金锐减、长照问题逐渐深化的现在,他们奋勇的姿态,无疑地为老年化社会打上了一剂强心针,向我们展现老人在面对死亡时的另外一种积极的、战斗的、温柔的可能。


  • 上一篇:告别离退休综合征,找回老年生活的意义
  • 下一篇:77岁英国不老骑士:做快乐的事,会让我活得很久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