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养老新闻 >
入殓师的告白:我在太平间见到的那些老人....
时间:2017-11-22 11:50 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作者:品质生活 点击:

我印象最深刻的死亡现场,是一具路边的无名尸。警察发现有人在车里烧炭自杀,已经过世数天。我从后车门进入车内处理尸体,尸臭扑鼻。一颗颗小石头往窗户砸来。仔细一看,那不是石头,而是和小石头一样大的绿头苍蝇……」投入殡葬业20年,台湾仁本服务集团执行长陈原说起印象深刻的死亡案件,现场的气味、触感、冲击性的视觉画面,都仍清晰如昨日。

看遍死亡百态,学会生命的功课


就像日本专职整理遗体和往生现场的「死亡清扫人」一样,陈原早年专营意外往生案件。意外死、孤独死、自杀死等各种特殊的死亡案件,让他看尽生命百态。

除了印象深刻的无名尸以外,陈原也处理了不少孤独死的案子,独居者在家过世好几天后才被发现。即使人已离开现场,工作人员身上的尸臭过了3、4天仍洗不掉,连闻到肉味都觉得恶心。有时,也得和腐臭的遗体「亲密接触」。他曾在山区抬起上吊的登山客,因为暴露在野外而严重腐化的头颈,轻轻一碰就身首异处。想起那具断成两截的遗体,陈原感嘆地说,「人一旦死亡,就是腐肉烂骨一堆。生命是如此地脆弱、有限。

留给子女财产,反而变成不幸的开端


然而,死亡现场的尸体再怎么可怕,也没有往生者家属间的争执来得令人唏嘘。陈原观察,遗属之间为了丧礼起争执,通常有两大原因。第一是「怎么做」,第二则是「谁出钱」。例如,妈妈是基督教徒、女儿却笃信佛教;有人喜欢告别式的场地布置得豪华、气派,有些人却希望低调简朴。

至于丧葬费用引起的冲突,陈原直言:「我办丧礼这么久,发现没出钱的人意见最多。因为他不用出钱嘛!」他观察,家属会为钱起争执,往往和丧葬费用负担以及遗产如何分配有关。家族越大、遗产越多,家属越容易意见分歧。知名的案例如早年的富商「香蕉大王」陈查某。他在1993年过世后留下百亿遗产,11名子孙争产多年,让父亲在家停棺4年后才下葬。

面对丧家的争执,陈原认为,殡葬业者可以扮演润滑剂的角色,试着化解家属的心结。例如,找出家属当中发言最有份量的人,请众人召开治丧委员会协调。他也常劝争执的家属,要让往生者快乐地离开:我会跟他们说,亲人走了,你们在这里争吵,他怎么捨得走?他会走得很痛苦。不如你们好好地送他最后一程。

生前就为身后事做准备,才可能迎来善终


看过这么多死亡现场,陈原认为,人生最好的告别方式,其实是「自己决定要怎么走他发现不少自然往生的长者,在生前最后一段时间内,都会有预感自己即将离世。他们会召集子女,交代后事如何处理,例如:棺木要怎么选择、要不要发讣闻、葬礼该邀谁来参加等。

陈原观察,过往台湾社会视死亡为禁忌而不愿多谈,但真正靠近生命终点的人,未必真的畏惧死亡。许多老一辈的长者,会自己到棺材店挑选下葬用的棺木。他甚至观察到,从前马祖的老人有个习俗,在生前就买好棺材立在家中,每年油漆,直到过世为止。

入殓师的告白陈原改良太平间的空间设计,希望能扭转人们对于「死亡」的负面印象

为了减轻死亡的负面联想、鼓励人们更坦然面对身后事,陈原从遗体停放的太平间开始着手。早年太平间通常设在地下室,空间潮湿、内部充满线香的味道。如果清洁不当,甚至连空调中都会有长年累积的尸味。陈原把森冷的日光灯换上温暖的光源、钢架装上布幔、贴上壁纸、点起薰香,让太平间看起来像是一般旅馆的大厅。家属来到太平间,不只不会害怕、彆扭,可以自然地陪伴往生者,甚至还可以吃东西。

以前不敢谈生死的,现在都敢谈了,我觉得这是我们改良太平间后10年来看到的转变。往生者自主选择怎么告别,生者一定要尊重逝者。丧事的争执减少了,才能有善终。」陈原说。

办场没有遗憾的丧礼,送往生者走最后一程


入行20年以来,陈原观察到,台湾的丧葬礼俗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异。过往的丧礼多会召集大家族参与,家属偏好热闹的仪式。例如请师公设坛做法会、表演孝女白琴、五子哭墓的桥段等,丧礼一办就是一个月。如果把酒席、土葬的费用全部计入,一场普通的丧礼,可能都要花上200万左右,可说是劳民伤财。

而近几年来,丧礼流程越来越简化,大约2个礼拜即可结束。在丧礼上,家属们也不再希望上演过去制式化的仪式,而是希望能重现往生者的回忆或有情感的物件。

入殓师的告白陈原指出,现代丧礼的流程越来越简单。家属负担减轻,争执也减少

每场葬礼之前,陈原的团队会先了解往生者生前的事蹟、兴趣,为家属规划属于他们的丧礼。例如,知名汽车代理商汎德永业的创办人唐诚过世,陈原知道他生前喜欢跳社交舞,把丧礼的主题订为「最后的探戈」。丧礼地点订在舞蹈演出的表演场地「新舞台」,请来市立交响乐团演奏。整场丧礼完全按照往生者生前的喜好和生命经验来规划,而不只是复製传统,行礼如仪。

陈原认为,未来殡葬业贩售的丧礼产品,一定会越来越平价,转向客製化的丧礼服务。他曾经手一个案子,家属本来希望订购豪华的花卉布置大会场,办一场气派的丧礼。陈原实际到家属家中走访,发现过世的老奶奶生前喜欢园艺,庭院里种满了她亲手栽种的花木。他建议家属,与其花钱购置花卉,不如使用奶奶生前栽种的花木做造景,让葬礼更温馨也更有人味。

根据仁本的统计,目前一年的案子当中,约有280件丧事的花费仅2万块台币左右,且越来越多人选择树葬、海葬等环保葬法。丧礼花的钱少了、流程变简单,也会减少家属之间的争执,让丧礼更圆满。

一场丧礼,虽然无法唤回往生者重回人世,但至少可以好好地送他走完在人世的最后一程。看过死亡的各种型态,陈原心中理想的死亡,有着很朴实的样貌:在生命的最后一个阶段,有至亲好友围绕、有信仰的宗教做为心灵依靠、在干净素雅的环境下,回顾过去一生的精采经历。往生后,办一场美好的葬礼,让在世的亲友可以慢慢舒缓离别的痛苦,「这就是我心中的幸福死!

  • 上一篇:死亡不是仪器上的一条线,而是生活里的一幅画
  • 下一篇:荷兰老年公寓:住宅无法治愈衰老,但能让长者快乐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