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养老新闻 >
瑞典人不靠子女照顾,人人可以安心变老
时间:2017-11-15 15:09 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作者:品质生活 点击:

如果妈妈活在瑞典,离开前最后一段日子应该可以在家终老,不必为了孩子搬到不熟悉的城市。」谈起癌症过世的母亲,高师大性别教育研究所助理教授杨佳羚说,只是短短7个月的照护时间,就足以让她和父亲深刻体会照顾者的艰辛。
 

瑞典老人养老
 

为了配合女儿的工作和治疗,父母从台北老家搬到高雄。没有了熟悉的邻里关系,父亲平时除了上市场买菜,大多只能在家看电视。母亲因为身体不适,夜里总是辗转难眠。担心另一半的父亲,也几乎24小时无法闭眼。而政府补助的居家照顾服务每月都有时数上限,很难真正满足家属的需求。
 

如果妈妈人生最后一段日子是在瑞典度过,全家人的生活会有什么不同?在瑞典留学5年,拥有隆德大学社会学博士的杨佳羚说,每个瑞典人,都有权利在自宅安心老去。即使功能退化,也不用仰赖子女、老伴照顾,享有老年的尊严。
 

住宅不是商品,每个生命阶段都能找到最合适的家


瑞典的住宅政策规定,只要和住宅法人签约,就可以一辈子住在只租不卖的社会住宅。随着年龄增长,居住需求不同,也可以登记换屋。其中老人住宅分为55+和65+两种型式,内有完整的无障碍设施,提供55岁和65岁以上的住户登记。
 

瑞典老人养老

瑞典的社会住宅外观。(杨佳羚/摄影)

瑞典老人养老

老人住宅顶楼设有织布房,供居民社交休閒。(陈钦春/摄影)
 

杨佳羚指出,瑞典人视居住权为人人都该享有的基本权利,住宅不应该是商品。除了可买卖的私人物业,也有不少只租不卖的社会住宅。许多瑞典人终其一生都未买房,而是随着生活状态的改变,搬进不同类型的房子。如果开始出现失能状况、需要24小时的照顾,也有提供全天候服务的特殊老人住宅。
 

我的瑞典朋友说,她宁愿把钱拿去旅游,而不是缴房贷。」杨佳羚指出,台湾人喜欢买房,将房子视为一种投资、留给子女的财产,最好能三代同堂。但在瑞典,家长通常不会和成年子女同住。
 

她举例,一个朋友的小叔曾在等候入住社会住宅期间搬回老家,和妈妈一起生活。结果生活磨擦不断,妈妈受不了儿子,儿子也受不了妈妈,「瑞典人不喜欢和成年子女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亲子不同住,独立却亲密


瑞典的高中生毕业时,无论男女都要戴上海军帽、举行盛大的游行庆祝成年。接着就搬出家里,住进大学城附近的社会住宅。即使是身心障碍的孩子,18岁之后也会离家独立生活。
 

杨佳羚指出,对瑞典人而言,和双亲同住是种「万不得已的选择」。和妈妈一起住的成年人,甚至会被称为「mambo」(意指「与妈妈同住的人」),发音和意思都近似于中文的「妈宝」,是一种国家社福政策出现问题、住宅供不应求时才会引发的异常现象。
 

不过,没有住在一起,并不代表瑞典的亲子关系疏离。杨佳羚观察,不少瑞典朋友会每天打电话给父母,关心他们的生活。她在斯德哥尔摩学瑞典文时,认识了一位80多岁的奶奶葛丽泰。葛丽泰在老伴过世后,一个人经营家中的民宿。两个儿子就住在附近,孙子也不时来和奶奶聊天。甚至连已经离婚的前媳妇,都还经常来找葛丽泰喝咖啡呢!
 

瑞典老人养老

在瑞典,儿孙常来探望,独居者也不孤单。(杨佳羚/摄影)
 

在台湾,已婚子女和父母同住的比例不低。但维系这种家庭型态的可能并非情感,而是务实的照顾需求:子女需要爸妈带孙,爸妈老了需要子女照顾。相较之下,瑞典公部门提供完善的托育政策和居家照顾服务,两代之间反而可以维持独立却不失亲密的距离。
 

老人失能,国家照顾生活,家属照顾心情


在瑞典,谁来照顾年迈、失能的长者?
 

杨佳羚指出,瑞典各地的市政府提供相当具弹性的居家服务。以葛丽泰的例子说明,平时她可以自己烹饪、自理生活,一周只需要1-2天的送餐服务。有阵子因为眼睛、膝盖退化,需要更密集的居家照顾。待开刀完之后,又回到一周2天的频率。
 

在瑞典,居家服务和照顾的范围很广,买菜购物、打扫煮饭、洗澡穿衣,从日常家务到轻度护理都在服务范围内。如果有需要,居服员一天可以造访案家8-10次,甚至早晚都去。
 

瑞典老人养老

居服员工作站前停有让居服员夜间出勤用的公务车。(杨佳羚/摄影)
 

为什么居家服务可以如此广泛又深入?杨佳羚解释,瑞典居服员受聘于市政府,福利好又有完善的在职训练。此外,瑞典城市的住宅距离相近,通常骑脚踏车10-15分钟就能抵达下一个案家。例如,居服员可能在上午抵达A老人家协助洗澡,1小时后到B老人家打扫,接下来又回到A老人家煮午餐。下午,先买好C老人需要的生活用品,再回到A老人家协助他吃点心。
 

有了居服员的协助,瑞典人即使年纪大了,仍能维持独立的生活。但子女也非就此「放生」爸妈。瑞典的学术研究指出,在南欧、亚洲等强调家庭主义的国家,家属提供失能者的通常是近身的照顾。例如协助用餐、沐浴、如厕等。但在瑞典,家属负责的多是情绪和生活上的陪伴:聊天、帮忙买手机、付帐单、领处方签用药、咨询医师的意见等。
 

除了居服员以外,瑞典也有失智者日间活动中心、短期照顾中心和提供24小时照护的的特殊老人住宅。家属可以根据长者各阶段的需求,选择不同类型的服务搭配使用。此外,瑞典受薪阶级劳动条件良好,多数人到4、5点就可以下班去接待在机构的父母,不必担心工作、家庭蜡烛两头烧。
 

瑞典老人养老

在瑞典的失智老人日间中心,旧海报、回忆宝盒是刺激老人记忆的好道具。(陈钦春/摄影)
 

从小到老都活的快乐健康,长照费用自然减少


杨佳羚指出,瑞典人的平均寿命长,老人失能的比例却很低,卧天数也远短于台湾。除了环境干净、劳动条件好以外,他们也从年轻时开始积极的投资自己的健康。
 

在瑞典,雇主每年必须支付一笔费用,让员工可以积极的管理自己的健康。像是为雇员支付参加健身房的费用、让雇员在上班时间内去运动、上气功课等。因此,瑞典人从小到老,都有健身的习惯。不论风吹、雨淋、下雪,路上都可以看到慢跑者的身影。
 

瑞典老人养老
 

此外,瑞典早在19世纪时就有自组社团的传统。为了让不能上学的小孩、平民学习知识,民间自发性的成立读书会、运动社团的风气相当盛行。时至今日,许多老人都会自发性的参加好几个民间组织或社团。杨佳羚笑说,一个活跃的瑞典老人,可以同时参加好几个社团:编织社、人声合唱团、撞球社、爵士乐团……。她自己参加的空手道社,就有好几个教练是精神矍铄的老爷爷。
 

除了鼓励老人自组社团,瑞典的老人聚会中心也举办各种活动。例如和居服员合作,带无法自行出门的老人外出、协调自然保护协会举行户外踏青活动等。相关研究显示,参与社交活动的老人,身心状态更好。聚会中心花费不多,却能有效减缓老人失能和退化的状况,也削减了可能的长照费用,为国家和个人创造双赢。
 

  • 上一篇:日本芦花安养院,让老人开心吃饭直到生命终结
  • 下一篇:陪伴父母,就是为自己的老后生活做准备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