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联系:13681311481
主页 > 品牌中心 > 养老新闻 >
【养老创新】把养老机构当作家,把生活还给老人
时间:2017-11-08 15:37 来源:www.yanglaojiaju.com 作者:品质生活 点击:

  凯伦‧威尔森的父亲是西维吉亚矿工,母亲是洗衣妇,两人都没完成中学教育,凯伦则很爱读书。她还在念小学时父亲就死了。凯伦十九岁那年,母亲洁西中风,病情严重。洁西才五十五岁,中风后半身不遂,既无法走路,也不能站,连手臂都举不起来。她脸部下垂,口齿不清。虽然智力和感知能力不受影响,但无法自己洗澡,不能煮饭,就连上厕所,洗衣服都有问题,更别提出去工作。
 

自主养老院
 

  她需要帮助,但凯伦只是个大学生,没有收入,跟室友住在一间狭小的公寓,不能照顾母亲。家里虽然还有弟弟妹妹,但他们几乎不能做什么事。看来,他们只能把母亲送到养老院。凯伦再就读的大学附近找到一家,环境看起来很安全,也很温馨舒适。然而洁西住进去后,就不断央求女儿:「带我回家」然后她一再说:「带我离开这个地方。
 

  凯伦自此对老人照护政策,很感兴趣。大学毕业后,他在华盛顿的老人服务处工作。接下来的几年,洁西也换了好几家养老院,主要是为了离儿女近一点,但他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机构。后来,凯伦结婚了,他先生是社会学者,鼓励她继续进修。于是,凯伦至奥勒冈波特兰州立大学老人学研究所攻读博士学位。她跟母亲说,他想研究老化这门学问,母亲问他:「为什么你不想点实际的办法,来帮助像我这样的人?」这个问题改变了她的一生。
 

  老人要的是在自己的公寓过日子,而不是躺在上当病人
 

  凯伦后来写道:「我母亲的愿景其实很简单。」她只是要一间小小的公寓,有个小厨房和浴室。她可以在公寓里摆放他喜欢的东西(如未完成的作品、维克斯薄荷膏、咖啡壶和杯),也可以养猫。至于她自己真的办不到的事情,再请人帮忙。这公寓就是她的家,她可以把门锁上,可以放自己的家具,也可以按自己生活需求调整空调。

  没有人会管她几点起床,关掉她最爱看的肥皂剧,或破坏她的衣服。没有人会以安全为由,把她收藏的过期杂誌以及从二手商店买来的东西丢掉。她可以拥有隐私,没有人会叫他换掉睡衣、吃药或要她做些她不喜欢的事。如此,她又可以成为自己,再自己的公寓过日子,而不是躺在床上的病人。

 

自主养老院
 

  凯伦听到母亲的心声时,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她母亲的要求似乎很合理,但碍于养老院的规定,是不可能办到的。凯伦知道,养老院的人已尽心尽力照顾她母亲,该做的都做了,因此不能怪他们。至于她自己,虽有心却无力,使她心生愧疚。上研究所之后,母亲的问题仍不时在她心头盘旋。她研究愈深,愈相信养老院不会接受她母亲的希望的那些做法。
 

  以养老院这样的机构而言,住在里面的老人,生活的一切都受到控制。这样的设计是为了老人的健康和安全着想,因此没有可能改变。凯伦决定将她的构想形诸于文。这个养老院的替代品,要尽可能让老人过着有自主权的生活,而非让照护者控制他们。
 

  养老院也可以像家,自己作主安排生活
 

  在凯伦的心目中,最重要的关键就是「家」。在自己的家,时间怎么分配,东西如何摆放,做决定的人是你。不是在自己的家,那就什么都作不了主。失去了自由掌握生活的权利,正是凯伦的母亲洁西这类人最害怕的。
 

  凯伦和她先生在家里的餐上,规划一种新形式的老人住宅,也就是她母亲渴望的居处。接着,他们着手请人建造,看这样的安排是否可行。他们与建筑商和退休社群连系。没有人对这样的案子有兴趣,每个人都人为这点子不实际,而且荒谬。凯伦和她先生只好自己承揽工程。
 

自主养老院
 

  但这对夫妻都是学者,从来没接触过这类事情。但是他们一步一步学,找一位建筑师来做细部规划。他们拜访一家又一家的银行,洽谈贷款事宜。由于银行拒绝贷款,他们找了一位金主帮忙,然而金主的条件是要他们把大部分房屋产权都交出来给他,万一这个案子失败,责任则全部由他们来承担。他们签了约。

  由于他们以老人公寓为名申请建照,但计划书中载明失能老人也可入住,奥勒冈州政府迟迟不肯发照。为了和州政府各单位周旋,凯伦甚至在一处又一处办公室外面搭帐篷,住了好几个晚上,最后终于取得特许。凯伦和她先生有如奇迹般克服了所有的难关。一九八叁年,他们在波特兰兴建的老人辅助中心终于落成,名为「乐活园区」。

  乐活园区计划之初,就没打算只盖个几户当成学术上的实验之作,他们一出手就很大气,共有一百一十二个单位,而且甫推出几乎立即额满。这种老人公寓的概念不但大胆,而且吸引人。

  虽然有些老人严重失能,但没有人称呼他们病人。他们都是单纯的房客,承租私人使用的公寓,公寓里有完整的卫浴设施和厨房,可把大门锁上(这点特别让人难以想像)。他们可以再公寓里养宠物,选择自己喜欢的地毯和家具。他们可自行调整空调温度,做自己喜欢吃的餐点,决定何时愿意接待哪些访客。凯伦再叁强调,他们跟所有住在自己公寓的人没两样。

 

  但是,如果这些老人失能情况越来越严重,园区也提供生活基本需求,如三餐、个人照顾和药。园区二十四小时有护理师值班,每户公寓都装设了按钮,老人如需紧急援助,随时都可按铃。在此生活的老人有同伴,能与外面的世界保持连系,继续做自己觉得重要的活动,因此能有像样的生活品质。
 

  乐活园区服务和养老院相同,但权力关系大不相同
 

  乐活园区大多数的服务其实和养老院相同,但是照护员踏进老人住的地方,会意识到自己进入别人的家,因此两者的权力关系大有不同。住在老人公寓的人,能掌控自己的时间表和生活基本规则,决定自己要承担哪些风险。

  如果他们晚上不喜欢睡觉,白天才睡,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那是他们自己的决定;他们也可自己作主看是否让朋友留宿。要是他们觉得吃某些药物会昏昏沉沉而不吃,那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有些老人有吞咽问题,没有牙齿,或是医生说他们只能吃泥状食物,但他们就是想吃披萨和巧克力,也不会有人阻拦。若是他们心智严重煺化,无法做出理性决定,家人(或是其指定者)则可和园区的管理人员沟通,看要做哪些选择以及愿意接受哪些风险。

  凯伦的概念借由辅助生活中心,充分表达了出来,那就是:没有任何人会感觉自己生活在制度化的管理之中。

 

  然而,这种概念立即引来不少抨击。不少多年来提倡老人安全的人士认为,这种居住环境太危险了。如果老人们把门锁上了,出了事,要怎么办?让残障和记忆严重退化的老人在自己的公寓打开炉火,切菜,安全吗?万一他们关起门来酗酒呢?谁能保证他们养的宠物不会危及主人的安全?地毯要如何时常消毒、清洁,以免有尿味或孳生细菌?如果老人的身体状况有了变化,园区人员如何得知?这些都是好问题。
 

  如果有人把公寓搞的又脏又乱、抽烟,或是有糖尿病又吃一堆糖果,被紧急送医,到底是园区疏忽造成的,还是追求自由的结果?这很难界定,凯伦也无法给我们简单的答案。她要求自己和园区人员尽可能想办法,确保每一位老人住得安全。同时,她的理念在于给老人一个家,让他们拥有生活的自主权和隐私,包括有权拒绝以安全或管理方便为由,所设立的种种限制。
 

  奥勒冈州政府密切注意凯伦的实验。她后来在波特兰设立第二园区,有一百四十二个单位,州政府要求保留部分额度,收容靠政府补助的贫穷老人。州政府并且要求凯伦和她先生记录入住老人的健康、认知功能、身体功能,以及对生活的满意度。

  一九八八年,结果公诸于世,尽管入住老人享有更多的自由,但没有损及健康。他们对生活的满意度增加了,与此同时又维持住健康。事实上,他们的身体与认知功能反而有了改善。罹患重度忧郁症的人也减少了。仰赖政府补助的老人,住在这里所花的费用要比住养老院少百分之二十。事实证明,凯伦的计划极为成功。

 

  • 上一篇:跨国养老圣地马来西亚名列亚洲第一
  • 下一篇:养老新模式:美国老幼共托养老院治疗失智症
  • 0
    
    微博二维码
    公众号二维码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洲石龙南路一号嘉邦国金中心3座2205
    手机:13681311481(业务)
    座机:
    京ICP备16010016号-2